拖拉JI

上一篇 下一篇

[叶乐叶] 倚天 四

阿婆主太久没有更新这个坑,感觉到了惭愧……还是那句话,本文与实际历史人物、事件无干。请不要带入……【因为我是近代史盲QAQ



再相见是在灵隐——那一天他们拜过了岳爷爷,见天色还早,就又去了一次灵隐。

 

在张佳乐还小的时候,每逢初一十五、各路佛祖菩萨诞辰总要跟着阿妈去圆通寺烧香,要是在百花,那更是隔三岔五就有斋戒祭拜。对于妻子的虔诚,张佳乐的父亲并不以为然,等张佳乐稍微长大了些,就把他送去西式学堂。学堂住校,加上有父亲不明示的不赞许,渐渐的张佳乐再不怎么去庙里,再后来,他们到了遍地佛寺的江南,张佳乐却是连寺庙的大门都不肯迈进一步了。

 

至于这一天为什么肯去,张佳乐轻描淡写地归之为“顺路”。孙哲平明知道清明将至,但并不多说什么,也不叫车,两个人一路有一搭无一搭闲扯着步行过去,从虎跑水说到鲜花饼又说到旗人家的新奶奶上花坟,也不知道谁说得多些,将近十里的路,好像一眨眼也就过去了。

 

停下脚步时张佳乐已经是微微发汗,一迈进大殿,幽冷的凉意扑面而来,又把汗水全逼了回去。他下意识地仰起头,又低下去,如是再三,终于看清楚金殿里佛祖的面容,僵立了许久,膝盖一曲,拜倒下去。

 

一时间阿妈曾经对他讲过的诸多本生故事又清晰地回到脑海,连她身上那热烈的香气似乎也在瞬间来到了身边。花香、檀香、烛火的气息如同一缕幽魂般攀牵着他,等他终于能直起上身,一扭头,正看见孙哲平以一个生涩的姿势合着掌,指尖轻轻触着眉心,嘴角牵扯出一条僵硬紧绷的线。

 

他们到底没有久待,甚至连香也没有上,又匆匆离开了。离开时谁也没回头,就像有什么在身后追赶着。出了寺门不小心迷了路,一路上又找不到问路的人,稀里糊涂之间,不知不觉来到另一处寺庙,再一问,才知道竟转到了天竺寺,但总算是问清楚了归路,又回到了灵隐。

 

再回到寺庙外时已经天色将晚,山间起了一层薄雾,很快地索性下起雨来,僧人们晚课的诵经声远远近近地传来,张佳乐蓦然发现有些段落他居然记得,刚有些愣神,只见紧合的寺门开了一条缝隙,从里头走出来三个人,两男一女。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张佳乐和孙哲平都认得——赫赫有名的浙江督军陶轩,谁能不认得?而稍后出来的两个人里,那名年轻女子的面孔足以点亮这一刻昏暗的天色,至于站在一身素服的她身边的男人,在看清楚对方的脸后,张佳乐和孙哲平很快地对看了一眼彼此:又见面了。

 

只是这个辰光下他没有穿那一身不怎么整齐的军装,换上了一袭浅色的长衫,一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则持着一把伞,大半伞面倾向了那女子。昏暗天色中的他看起来并没有早些时候西湖边初遇时的吊儿郎当的劲头,远远望去,格外瘦而高,看神色,依稀有些严肃乃至凛然似的。张佳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忽地生出几分没来由的戒备,但也就是这个时候,忽然看见对方从伞下朝他们这边投来一瞥,如露如电,当张佳乐也神情一凛地回望过去时,却只见那三个人双手合十,朝着寺门内的不知道什么人见了礼,便前后步履轻快地径自下山去了。

 

张佳乐想:啧,陶轩的人。

 

他的猜想不久就等到了证实——就在他们从杭州回到昆山不久后,一日读报,读到邻省开一时风气之先,办西式医院、女子学校、孤儿院云云,而这一系列“新生活”活动的负责人人,名叫叶秋,公开的官职是陶轩的秘书。

 

张佳乐自从离开昆明,再看不得这三字,当下一阵心头火起,连报纸上的照片都没有好好看上一眼,就把整版报纸撕了个粉碎。

 

不看归不看,浙江的“新生活”运动在叶秋的主持之下,很快如火如荼起来,这股风潮又迅速地吹到了江苏——两省的督军有嫌隙久矣,明处私下多有争斗,江苏这边见陶轩把“新生活”搞得好评如潮民心雀跃,自然不甘落后,连忙推而广之。

 

那时张佳乐和孙哲平刚刚在异乡站稳脚跟,改换了门庭,有了百花,这“新生活”的清风一起,

上头要搞新生活,下头这些吃各路酒饭的帮派难免受到牵连——百花的生意虽然不沾黄赌毒,但市面上一旦萧条下去,也难免遭受池鱼之累。

 

生意做得艰难,他们便在省内外临近的城市周游,拜拜各路山头,也看看有没有新机会。有一次两个人为一笔茶叶生意再去了一趟杭城。还没进城,就和叶秋打了第三次照面,只是这一次,他们看见叶秋杀人。

 

确切来说是监督行刑。城外的行刑场上八九个人一字排开,到了点叶秋一挥手,噼里啪啦一阵蹦豆响,人就应声倒了。张佳乐隐约听到旁边人在议论,说死的贩卖烟土的,听语气赞许得很。可张佳乐只觉得翻天覆地地恶心,抬起眼来再去看坐在监督席上的男人,一张略显苍白的脸,他的军装始终不怎么齐整,仔细再看,指间甚至夹着一根烟。

 

后来他们到底相识,后来因为百花发展到浙江的生意上的事还颇有了几次往来,彼此戒备,互有机锋,当然更多的还是场面上的说笑,但张佳乐始终难以忘记的,就是杭城外行刑场上叶秋的那张脸,不为别的,只为那一刻,他临事的毫不动容。

 

他不知道那一刻的叶秋有多少人看见了,但是在每一次的交道往来中,张佳乐从不允许自己有一刻的忘怀。

 

而在今天,这样的神色,又一次在这个衣着已然完全陌生的叶秋脸上重现了。

 


评论(11)
热度(46)
  1. xss6623818xss拖拉JI 转载了此文字
©拖拉J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