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JI

上一篇 下一篇

[十二国记/全职高手/双花] 停云

弃权声明:本文世界观和小部分人物属于小野不由美的《十二国记》,主要人物属于蝴蝶蓝的《全职高手》,无论是世界观还是人物均非我所有。如果和原作世界观、人设相违背之处,一切错误则在我。


停云


走进边境的旅舍时,张佳乐听见了乡音——


逆旅中的行人支起三弦,在竹笛和羯鼓的伴奏下,唱起了华国的谣曲。


自从华王失去踪迹,华国国内已是数年不闻乐舞,而这一刻,被迫流离到别国土地的华国旧民们,弦上舌尖翻唱的《百花曲》,再也没有了曲中原有的欢欣愉悦的意味,余下的,只是无穷无尽的乡愁、离思和追悼。


张佳乐倚在旅舍门边的廊柱上,静静地听了下去。


“柏山巍巍,华江汤汤,黄鹄翀翀,碧梧苍苍。”


十六字的起调,千百年来不曾更改。这曲调是如此熟悉,任何一个华国人,纵然走遍千山万水也不能有分毫的遗忘。自他们初通人事,父母长辈都会教导他们,这支《百花曲》的起调,赞美的是华国……


“……华国多山,最高峰名柏山,华江亦源于此。华江贯穿全境,流入白海。华国全境地势险要,国都善阐为十二国中最高、最险之王都。纵然关隘众多、高山林立,华国气候四季如春、奇花异草遍地、古木矿藏无穷,华麒,这样美丽、富饶的国家,就是你的祖国啊。”


在华麒尚未得到“张佳乐”这个名字之前,他已经无数次地听抚育他的女仙们提起过华国。这是一个他尚未踏足,就已经对每一处州府、每一条河流都了若指掌的国家。这是他的生国,他的家,他的终老之地,他的命中注定之所。


生为麒麟,华麒自从诞生就已然得知他的宿命。为此他认真而热切地学习着关于他即将侍奉的国家的一切,努力地收服令使,准时升起黄旗,等待着命定的王。年复一年,他遇见各色优秀的华国人:勇猛者有之、仁义者有之、善谋者有之,可天启从未降临。


他一年年地长大,无论是耐心还是焦燥,都不曾带来他的王。一直到他降生的第十八个年头,离令乾门开启还有四个月时,他做出了一个后来让他无数次午夜梦回时依然不知是喜是悲的抉择:他留下一封书简,然后带着新收服的使令猎寻,在一个月圆的夜晚,离开了蓬山,飞越黄海,来到了他的生国。


他独身去寻找王。


多少年过去了,他还记得那个夜晚:北风中有雪的味道,月光和雪花落在他的鬃毛上,星斗伴随着他赶路,他蹄下有风,有云,他是这茫茫世间最快的生物,没有什么能拦住他,或是追赶上他。


奔跑让他的血液沸腾,跑出黄海似乎只用了一念的光景,然后,他看见了黢黑的巨物,栖息在夜色中,无声无息,又每一寸都是活的。他在云端停下了脚步,他凝望着它,他知道它的名字,那是柏山。


他在云端默默地注视着柏山,直到之前被云层遮掩住的月光再次现身,冰冷又柔和的光芒重现天地,柏山露出了它的面目。


华麒想,这真是一只巨大、美丽的兽。


这个念头让他觉得愉悦,继而充满了好奇——对他的生国的土地和每一个其上的生物无法抑制的好奇。于是他放任自己从云端落在了地面,山间夜晚的土地有些湿润,又因为寒冷,土壤称得上坚硬。这样的触感真是非常新鲜,华麒的蹄子轻轻在泥土上踏了踏,一阵幽光闪过,两只赤足踩在地面。


在蓬山,无论是以麒麟之姿或是人身出现在众人面前,他都是身份尊贵的蓬山公。就算是一年年的接见升山之人,华麒对于人的丑妍,也从未有过什么特殊的感觉。平心而论,比起人身,他更喜欢麒麟的姿态,这样奔跑在天地间,还更加畅快肆意。但此刻,他想起了女仙的叮嘱——在黄海之外的地方,麒麟是不能轻易以麒麟的姿态现世的,惟有遇见王,抑或是极其庄重的时刻,才能如此。


华麒并不拘泥于这些小节,他只是觉得赤脚走在生国的土地上,归属感强烈得多。


他满心欢喜,急不可待地熟悉着自己的土地。


麒麟的双目夜间亦能视物、双耳可闻天地间一切声音,真实和虚妄无法逃过他,欢乐和悲哀无法瞒过他。他走在幽暗的山林间时,没有任何鸟兽精怪敢来惊扰他,他能感觉到无数的眼睛都在凝视着他,有尊崇,也有畏惧,林间的生物摈住了呼吸,他几乎只能听见风声和水声。


华麒觉得他不喜欢这样,就收敛了麒麟的气息,也命令使令收起戒备的杀气,然后,继续孤身前行。


这样的旅程非常奇妙,前所未有。人身让他的速度慢了不少,但这对他不是任何困扰,他仔细分辨脚下不同的触感:钝平的石头、软厚的落叶、干涸了的河床、湿润的青苔,一脚踏下去发出脆响的枯枝,水、雪、泥土、初生的冰。


华勤忍不住微笑起来。


他来得太晚了。早一点来该多好。


山河如此之美,一切都是暂新的。


他甚至忍不住哼起女仙教他的曲子,那是华国独有的乐曲,也是最有名的曲子,就叫《百花曲》,起调和尾调各四句,曲调固定,中段则由歌者和乐手自由发挥,文人们用它来咏志、旅者们用它来思乡、情人们互诉衷情、父母们哄着襁褓中的孩子进入黑甜梦乡。它的第一句,就是华麒此刻置身之所——


“柏山巍巍……”


就在这时,一些奇妙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中。


随之而来的,还有随风传来的恐惧和血腥的气味。这气味预兆着不祥,华麒停住了脚步,也止住了歌声。他毫不费力地就辨认出了声音和气味的来源,而下一刻,他迈动了步子。


猎寻止住了他:“华麒,有血腥味,还是我去。”


华麒想了一想,摇头:“我听见有人在呼救。我得去。”


“那就让我陪在您左右。”


他准许了。


他穿过一重重的密林,血腥味越来越重,空气中来源于人类的恐惧的气息也越来越重,前者让他眩晕,后者却支持着他一步步地走向前。


他拨开乱生的枝桠,眼前的景象,前所未见——狼群的尸体横了一地,还活着的那些的眼睛绿得发亮,教人分不清天空到底是在头顶还是眼前,而这一群野狼的中央,是人。几乎所有的人都坐倒了,只有一个依然站着,与此同时,一只硕大的狼毫无征兆地从一片黑暗中扑向那个唯一站着的人类,獠牙折射出的光胜过这一刻的月光,可就在下一刻,那匹巨大的狼甚至还没发出垂死的嚎叫,就以一个奇怪的姿势倒了下去。


一柄巨大的、没有光芒的剑,硬生生地穿过了野兽的头颅。


浓重的血腥味瞬间弥漫开来,华麒看见一个雪白的影子,高大、瘦削、静立时犹如夜晚的山。


那是月亮落在了他的身上。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怕血的麒麟失去了意识。


TBC


817之前保证更完。

评论(24)
热度(61)
©拖拉J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