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JI

上一篇 下一篇

[喻黄喻] Mon Cher 05

05


楚云秀一说完那句话就为自己一时的情不自禁后悔了——她在国王十字接到人之后是步行回宿舍的,一路上被冷风灌,加上接到苏沐橙之后一路都在兴奋地说个不停,进门后被暖气一熏,脑子有点懵,听到音乐声几乎是自然而然地就开了口,而完全没有料到,第一,不止一个人,第二,这两个人看起来还是同胞。


当然,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意外也不比楚云秀要小,不过理由就单纯得多了:如果说有什么比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忽然出现在眼前还好的,那大概是两个非常漂亮、而且漂亮得各有千秋的姑娘出现在眼前。


两方都是愣了一愣就回过了神。飞快地扫视了一下室内的情况后,楚云秀笑着开口:“哎呀对不起,我嘴快了,打断你们真不好意思。那个,我是楚云秀,念English Literature,二年级。”


说完回头介绍站在门边外套都还没脱下的苏沐橙:“这是我朋友,苏沐橙。”


两个小伙子这时也反应过来,飞快地相望一眼,便笑着一前一后站起来,紧跟着也自我介绍了一番。


楚云秀性格外向,在学联待过一段时间,很擅长与人沟通交流,加上黄少天是个不让话落在地上的,没多久四个人已经坐在一张桌子上分蛋糕和酒了,把酒言欢没多久,就连桥牌也打起来了——四个人里有三个学理工的,而理工的孩子们,无论男女,不嗜好打牌的,那可真是稀罕动物了。


人在海外,和新认识的朋友快速增进感情的办法无非是那么几种:吃、喝、打牌、玩游戏。于是等一个通宵的牌打下来,话说一说,认识不到十二个小时的黄少天和楚云秀在各自回房去睡觉之前已经约好了诸项活动,包括但不限于:圣诞节当日去教堂、一起好好聚个餐、新年前夜去坐伦敦眼加倒数,等等。


而等到这些初来英国的留学生第一个圣诞节都要去做一做的事情都一一做完,苏沐橙再回剑桥时,四个人已经在桥牌桌上建立起颇为深厚的友谊了。


假期总是过得很快,到了第二学期,喻文州和黄少天又陷入了新一轮的忙碌学业中。苏沐橙隔三岔五都会来伦敦找楚云秀过个周末什么的,要是赶上时间合适,总有个把通宵要消磨在牌桌上。


就这样,他们两个人和楚云秀建立起了一种奇妙的、近于哥们儿的友谊,所以当二月初的某一天,楚云秀大大咧咧敲开他们宿舍门约两个人周末一起去看电影的时候,正好一个人在房间里的黄少天连看什么电影都没问,就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答应完之后两个人还下楼一起抽了根烟。


这事黄少天答应之后就抛在了脑后,直到周末那天楚云秀发短信来问他看电影前吃什么几点碰头,黄少天才想起来居然还有这事,赶快地告诉喻文州,并眼巴巴地看着他,怕他有别的安排,临时去不了,自己得一次奉陪两位姑娘。


喻文州听完之后立刻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叫黄少天看出了点蹊跷:没办法,同一个寝室,又在牌桌上当了这么多次桥牌搭档,默契实在是太好。


反正不是桥牌桌上,没有有话不能说的规矩,黄少天当即问:“怎么了怎么了?文州你这一眼可有点古怪。楚云秀挑电影挑戏上至少挺合你口味的啊。”


喻文州看着他,片刻后有点无奈地说:“人家两个人谈恋爱,就别做被驴踢的电灯泡了吧。”


“……我靠!”


黄少天一时间心中千言万语,瞬间弹幕刷了整个胸腔,但这时话到嘴边,也只有这两个字了。


吐槽完觉得哪里不对,又忍不住追问:“真的假的!文州文州文州你怎么看出来的!”


喻文州没办法地又看他一眼:“就你这没心肝的看不出来。”


“擦!这人话?!两妹子做了什么了我就能看出来了!”黄少天这下连短信也不急着回了,一把蹦上喻文州的床,抓着他的袖子追问起来。


“两个人涂一样的指甲油和唇膏。哦,还互相穿衣服。”


“靠靠靠靠靠这你居然能看出来!喻文州你可以啊!”喊完这句黄少天脸色一下子正经起来,“无法构成充要条件。我有时候干净衣服穿完了,也借你的衣服穿好吧。女生之间这个就太常见了好吧。”


 眼看黄少天较真起来,喻文州无法,又补充:“……新年放焰火的时候,苏沐橙亲了一下楚云秀。”


黄少天瞠目结舌地重重把后脑勺砸在喻文州的枕头上。


喻文州看他一脸世界观都要重塑的模样,忍着笑正要把他拉起来,只见他突然暴跳起来,纵然镇定如喻文州,也被他这一下惊得一怔。


“等一下!那个时候大家不是应该都在看焰火吗!你往哪里看啊!”


黄少天问得理直气壮,却不想喻文州居然被这句话问住了,好一会儿,都没接上话。


这下黄少天来了劲,又扑过去作势勒喻文州的脖子,一边笑着逼问:“老实交待缴枪不杀!快说快说快说,到底看什么去了?”


可喻文州被勒得脸都涨红了,也还是没有老实交待。


他不说,黄少天就更来劲了,知道喻文州怕痒,顺势就去摸他的腰,手刚从脖子滑到背,喻文州一把抓住他的手,声音不知不觉中沉了下来:“好了,别闹。”


“嘿嘿嘿嘿,你也有说漏嘴的一天啊。”黄少天浑然不觉室友的异状,只管用巧劲想从喻文州的钳制中挣脱起来,“快说,到底看什么好妹子去了。我想想啊,那天身边好多大美妞,是那个金色头发穿红大衣的,还是……”


他几乎整个人都趴在了喻文州的背上,半边额头抵着他的肩膀,说话间热气就呵上了喻文州的耳朵。眼看着喻文州的耳朵越来越红,几乎到了透明的程度,黄少天简直称得上得意了。


还是突如其来却锲而不舍的电话声拯救了喻文州,也让玩闹心正盛的黄少天满心遗憾之余,只能不胜其烦地松开手,跑回自己床边接电话。


电话当然是等了半天短信都不耐烦的楚云秀打来的。一听到黄少天接起电话就赶快趁他没开口抢过话来:“就问你个去哪里吃饭,哪里这么难啊。你说到底要我们等多久吧。”


黄少天赶快说:“你定,你定。我们都听你的。”


楚云秀已经做好了他讲上个把分钟的准备,没想到居然只等了这么一句。诧异之余,也就不客气地把主意定了:“沐橙想去Greek Street吃草莓塔。那还是唐人街吧。半个小时后见。”


“行……不过不是我说啊剑桥就没好的中餐厅吗每次来伦敦就不能吃点别的嘛还有她那一堆在英国待了这么久的哥哥不是真的不会做饭每次只喂她吃泡面吧……喂……喂?”


黄少天嘟哝完一通“怎么就挂了一点也不顾及人的感情啊还有没有一点友谊的温暖了”这才悻悻然收了线,转过头来正要再去闹喻文州,发现就这么短短一个电话的工夫,人已经闪去浴室洗澡了。


他跑到浴室门口,扬起声音把楚云秀的决定告诉喻文州,得到对方肯定的回答后,也就换衣服捯饬自己去了。


有了和喻文州的那番对话,黄少天再见到楚云秀和苏沐橙时特意留了个心,发现的确是一样的指甲油,还戴了一样的手链,但看两个人的举止,似乎和其他关系要好的女孩子之间也没什么不一样。


黄少天素来心大,看了一会儿也就没管了,该话痨话痨是该说笑说笑,也没太把两个人到底是情侣还是闺蜜放在心上。吃完甜食后黄少天看时间还早,本来打算提议去溜达一下再去电影院,谁知道楚云秀一看表,说:“这个时间可以走过去,也可以搭巴士,看你们了。”


黄少天乐了:“就隔壁还搭什么巴士啊,一站地都没有。”


“BFI一站地?黄少你这是能缩地了。”


“啊?不是隔壁的VUE吗?”


说完才想起自己根本没问过她到底看什么又在哪里看。黄少天赶快亡羊补牢一样:“所以到底看什么啊?”


楚云秀似乎也没意识到自己压根没告诉他看什么片子的前情,理所当然地回答:“E M Foster的Maurice。”



TBC


BFI: British Film Institute

VUE: 英国连锁电影院线

PS, 希腊街上那家法国点心店真的很好吃。据说是Jarman生前常去的店~

 


评论(24)
热度(78)
©拖拉J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