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JI

上一篇 下一篇

任平生 九 观潮

九 观潮

 

 

中秋过后的三天是一年里青江潮最大的几天,尤其是十八日这一天,石城和周边几个城镇的人们,都有携家带口去青江便观潮的风俗。江边人头攒动热闹非常,愈发显得城里空荡冷清,喻文州和黄少天抵达石城时按说正是一日里最热闹的正午,但城内的主街上所有的店铺几乎都关了张,江潮拍岸人潮惊呼声隐约从极远处传来,喻黄二人虽未身临其境,也不难想象此时江边的胜景。

 

喻文州是第一次到访石城,任由黄少天熟门熟路地穿街过巷往霸图分坛而去。途中恰好经过轮回开的武馆,见门外正贴着江波涛写下的今年武林大会盟书的抄本,二人近前一看,辞句和早前时候在青州城内所见无异,黄少天飞快地读了一遍,扭头对喻文州说:“哥哥,重九那天,我要来看这场热闹。”

 

喻文州听他旧话重提,微微一笑对他说:“我又没锁着你,只是你不带小卢来,他脾气大得很,日后要同你计较。”

 

“你不来,他肯定是要跟在你身边的。小卢脾气再大在你面前也老实,所以一定要放在你身边。”黄少天满不在意笑嘻嘻地替不在场的卢瀚文拿下了主意,“谁在你面前能不老实?我就想看看这个武林盟主有什么三头六臂,是有重瞳还是能狼顾,要是这些个都没有,就起了会猎之心,那可未免忒托大了。”

 

说话间他的手指浑不在意地在那张盟书上轻轻一弹:“不是听说无论门派,都能上台一搏吗?要真的是这样,重九那天我也试试好了。这次出门没把冰雨带上,真是可惜了。”

 

“不准动手。再说有什么可惜,冰雨是让你来与自己人做这种争斗的么?”

 

黄少天笑着望向喻文州:“也不知道做这盟主有什么好处……是不是真的和戏文里说的那样开山建寨割据一方?倘若真是这样,做一做也不坏,白天让你做军师号令四方晚上关起来压寨,总归白天夜里都是你,这盟主做得才不算亏。”

 

眼看他越说眼中越亮,简直有了憧憬之色,喻文州不禁笑容都深了,笑罢一牵马缰,目光朝轮回门前的文书上一扫,见上面会猎二字已经被黄少天适才那轻描淡写的一弹给抹去了,便伸手轻轻扶了扶他的后背示意他也动身:“孩子话。重九那天你要看热闹我拦不住你,但除了不准动手,还要少说话。”

 

黄少天大笑:“哥哥,这可比不动手难多了。”

 

两个人这才慢腾腾打马去找张佳乐。这一天石城分坛照例放假,待喻黄二人到时除了几个留守的弟子,整个分坛几乎空了。张佳乐自早上起就等着他们,一直等到过午才见到人也不生气,问罢路上是否顺利再安排了便饭,饭后几乎没歇息,黄少天又兴冲冲地拉着张佳乐好一番切磋。

 

二人交手已有五六回,先是比拳脚后来渐渐用上兵器,都存了几分试探之意,可也都没看出来对方首选的兵刃是什么。这一天两个人依旧是打得花团锦簇好不热闹,引得留守的弟子都来围观,时不时低声讨论,喻文州也挑了个安静的角落,喝着茶看两个人毫不厌烦地打了差不多两个时辰,直到霸图的其他弟子陆陆续续回来才一笑罢了手。

 

蒋游看到黄少天又来了,虽然事先已经被打过招呼,还是顿觉一个头有两个大,正要心不甘情不愿地招呼伙房安排酒饭,不防听见黄少天说:“不劳蒋坛主,我大哥第一次来石城,等一下我同他再老孙三个去城南的兴欣酒铺吃一顿就是。吃完了出城看夜潮。”

 

蒋游看这少年郎君刚同孙千华交过手,血气上脸,一张脸上容光焕发,纵然是吃过他能说又能打的苦头,也不由得真心实意地暗赞一声真是青年才俊。可惜这声暗赞还在心头徘徊,黄少天又凑上前来拍拍他的肩膀:“今晚又要在贵坛借住,待我回来蒋坛主若是乐意,咱们再行切磋也不迟!”

 

蒋游立刻决定今晚多喝一杯,早早睡觉,怎么叫也坚决不起。

 

可谁知到了兴欣酒铺门口,店门是开的,里面一个客人也没有。黄少天前脚刚踏进去,柜上立刻传来一声恶声恶气、仿佛登门的全是仇家的低喝:“今天不做生意!”

 

声音凶是凶,但仔细一听声气不同,分明带了哭腔。黄少天和身边的喻文州对望一眼,才奇问:“陈娘子你怎么了,染上风寒了?”

 

陈果无精打采地趴在柜上,看见两张相熟加一张陌生的面孔,其中一个正笑得亲切,勉强打起一点精神,答道:“正是。所以对不住二东家了,要喝酒请去别处吧。”

 

黄少天自己虽然做的是酒楼生意,可见到陈果这么说,竟也不勉强,说了句“那陈娘子多多保重身体快快养好了才是”就拉着喻文州又出去了。走到街上另找了一家酒楼坐下,叫了最贵的酒又点了一桌菜,等着酒菜上来时他对张佳乐说:“我们今日来石城时,正好碰见魏道长和陈娘子的表弟出城。”

 

随着重九将近,张佳乐时常接到青州传来的书信安排他去临近几州打探消息,昼伏夜出又连日奔波,方才再被黄少天拉着打了一架,就算是铁打的人也乏了,所以乍一听见黄少天的话,愣了一下,才反问:“什么表弟?”

 

“就是在店里帮忙的那个郎君,乍看上去弱不经风的。魏道长说他姓君。”

 

除了听魏琛说完百花变故的当天深夜,张佳乐再未回过兴欣,如今听黄少天提起,还是不在意:“原来是表姐弟,我也觉得像是一家人。”

 

“是吧是吧。哎可惜就是他们这一走把陈娘子的心也勾走了,生意也不做,酒也没得喝了。”黄少天察言观色,见张佳乐的毫不知情不似作假,也就随意地把话题扯开了。

 

他们无意中走进的这家酒楼算得上本城最大的酒楼,但毕竟只是个小城,最好的酒在喻黄二人看来还远不如从兴欣那里购来的陈酿。好在江鲜颇可一吃,秋日还算不缺新鲜蔬果,黄少天一边喝酒,一边灵巧地用筷子把江中捕上的大鱼的鱼刺悉数挑了,然后才挟到喻文州面前的碗碟里,张佳乐看在眼里,也只有当看不见了。

 

这样闲聊着消磨时光,还算宾主尽欢,很快就到了城门闭合的钟点,观潮的人们回城,不一会儿酒楼客满,顿时喧嚣嬉闹声就算身在雅座也清晰可闻,渐渐的三人间连对谈都难以听清。临到末了黄少天先不耐烦起来,招了店家结了帐,又要了两坛好酒,说是干脆出城等天黑下来,伴着潮声和月光喝酒,怎么不是别有一番趣味。

 

秋日白昼渐短,他们拿定主意走出酒楼时天色已经暗了,惟有最远的天边还能看见一丝极窄的红线,由满转缺的月光已经明晃晃地挂在中天,眼看就是个月明星稀的好天气。

 

城门已经下匙,要出去惟有翻墙,这点高度对张佳乐和黄少天都不是难事,但与不会武功的喻文州,这两丈余高的城墙就绝非易事了。走到城墙边后,张佳乐正想提议他们两人一人携着喻文州的一只胳膊上去,黄少天先开口说:“老孙,我大哥不会武功,我带他过去,就麻烦你拎一下酒了。”

 

如此安排当然也好。张佳乐接过酒坛,率先足下一踏,身如鹄鹞般轻盈地掠起,脚只在城墙上点了一点,便翻上了城墙,接着毫不费力地下跃,几近无声地落在了城外的土地上。

 

他落势轻盈,直如一片雪花落在水面之上。站定后他听见黄少天在身后真心实意地赞了一声好,谁知一回头,正看见黄少天的手还搂在喻文州腰上,真是不知道这两个人是怎么下来的。可喻文州的神态很是从容,黄少天则根本不在意张佳乐的目光落处,只管笑嘻嘻地对他说:“我从小就擅翻墙,再高的墙没有翻不过去的。可就是没有老孙你的轻功这样漂亮了。”

 

张佳乐便答:“我贪玩,事事都求姿态全美,未必不是舍本逐末,其实只要是行之有效的法子,都是一样好。”

 

“老孙你可不要谦虚。很多事人人都能做,但做得好不好,=漂亮不漂亮,有些时候还是顶重要的。好了,我们这两个异乡人,就麻烦你带路了。务必要找一处观潮的好滩头啊。”

 

张佳乐点点头,走在前面引路。虽然石城就在江边,可要到真正可以看潮的地方,还要走上两三里路。他因顾及喻文州不会武功,刻意放慢了脚步,而这一晚月色明亮,清霜落在道路两旁的闲花野草上,连走去观潮的这一段路都较之平日多了一番生动清雅的趣味。

 

待得翻过一座小坡,眼看离江潮扑涌的河滩只剩百余步的距离。张佳乐信步走上坡顶,极目一望,发现理应空荡荡的江滩边此时站了一个人,而一线白浪正挟着今晚的月色浩浩荡荡地向那人扑来。

 

张佳乐停住了脚步。

 

他只看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片刻又忍不住转过脸来再看了几次,低下头,再不看了。

 

稍晚黄少天和喻文州追上来,见张佳乐静立在坡顶浑然不动,直像一株被霜冻得僵直了的树,不由都同他一样望了过去。只看了几眼,黄少天很是惋惜地说:“哎呀,有人在练剑,可惜手坏了。”

 

可他心头的一点惋惜很快就被有人占据了大好江滩的懊丧盖过,但这种事先来后到,他们既到得晚了,也无话可说,他转头看看张佳乐,又看看喻文州,不甘地说:“幸好还算早,只能先坐在这里看看,等他走了再下去了。只是这人手既然坏了,怎么还勉力拿剑?”

 

“少天。”

 

听出喻文州话中的劝阻之意,黄少天笑说:“我们在下风,风这么大又隔得这么远,听不见的。大哥,老孙,那就先坐着把酒分了,其实高处观潮也不错……晚点再下去吧。”

 

说完不由分说地拉着喻文州坐下,过了片刻,他听见身旁传来微微的响动,知是老孙也坐下了,就打开酒,直接递了一整坛给他。

 

凉爽的江风吹得三人袍摆翻飞,仿佛踏出一步就能从此凭虚御风继而羽化登仙。黄少天望着满洒月光的江面,以及那一波一波翻滚拍岸的雪白的潮水,不禁说:“大哥,你看,这可多像凉州城外的沙漠啊。”

 

喻文州轻声附和:“确实像。”

 

黄少天从喻文州手里抢过酒坛,猛地喝了一大口酒,热辣的酒水顺喉而下,很快地连指尖都暖了,他微微眯着眼睛笑起来,悄悄抓住了喻文州的手,唱了一支歌。

 

那是一支北地的民歌。他自半大青年时就生长在塞外,平日间往来的除了凉陇两州的本地人,也不乏北地和西域的异族人。所以唱起这支歌时,咬字中的京洛音都淡了,乍一听来,活脱脱就是一个凉陇长大的儿郎在这朔风不息的夜里静静唱一首歌给身旁的友朋听。

 

他们坐在石滩的高处,眼前是川流的江水,又仿佛站在佳雍关的城墙上,月光照耀下沙漠如雪,而风声就是他们的芦管——

 

陇头流水,流离山下。念吾一身,飘然旷野。

 

这本是悲苦坚忍的边塞军歌,但教他唱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年轻又满腹浩然之气,既不忧愁也无幽咽,倒是平添几分慨然爽朗,简直都像是一首坦荡的情歌了。

 

这曲调也是张佳乐所熟悉的,短短十六个字唱完,他本心潮翻滚,这时更是听得久久不能回神,直到对上黄少天明亮而快活的眼睛,才轻轻说:“好久没有听到北边的曲子了。”

 

这首民歌一共三折,黄少天本要再唱下去,旁边的喻文州拍一拍他的背:“少天,你这曲子唱得不好。”

 

黄少天闻言立刻扭过头去,顺口反驳:“哪里不好?还从来没听有谁说我唱得不好的!老孙老孙,你是陇州人你快来评评理,这歌唱得不好么?”

 

他说话时有一种别人难以效仿的节奏,即便是张佳乐和他日渐熟悉,也总是觉得插话吃力。这次也是一样,刚要开口,黄少天又转向喻文州,再说:“做人总要讲道理,你说我唱得不好那你来唱好了!哎哎哎,要不得,还是不要唱,不是我不敝帚自珍在外人面前乱揭你的短,你唱歌真是神鬼皆愁狗都要躲,还是别嫌弃我了!”

 

喻文州看着他莫名就愈发欢喜的脸,先是看了一眼蓦然间眼神有些避闪的张佳乐,略一颔首以作示意:“那我就献丑,也唱一支北曲凑个趣吧。”

 

一听他说真的要唱,之前还胡乱闹腾的黄少天就真的盯着他,只等他唱,等待之中不时满怀笑意地瞥一眼张佳乐,言下之意就是“你且看他出丑”,可谁知喻文州清一清嗓子,真的唱了。

 

他唱得轻,虽不至于如黄少天之前说的什么“狗都要躲”,不过平心而论,的确不算动听。可无论唱得如何,这确实一首如假包换的情歌,如若拿南曲作比,怎么也是“愿在丝而为履”之类;而喻文州唱这支歌时,神色间颇有一点调侃之意,姿态也很是放松,一首歌唱来玩笑神色至少占了七八分,但大抵是没人能在唱情歌时也绷起脸的缘故,连这调侃和玩笑都变得柔和起来。

 

听见这个调子,黄少天尚未说什么,张佳乐倒是先错愕了起来——无他,这首歌昔日也有不少姑娘在陇州对他唱过,没想到一别经年,竟是如此重逢。

 

喻文州唱完后又对着张佳乐微微一笑,论神色依然很是从容,简直如同是在替顽劣的幼弟并失礼的本人向客人道歉一般。只可惜张佳乐知晓二人情事在先,面对对方这一笑,一时间都觉得未免欲盖弥彰,但又奇怪的并不觉得尴尬。

 

也就是这时,他留心到从来都没完没了闹腾的黄少天竟是罕见地静了下来,他分过目光去看,正好见黄少天正飞快地放下按在额角上的手指,察觉到张佳乐在看自己,先对他一笑,接着用一模一样的调子唱了一句“我是虏家儿,不解汉儿歌”——倒是比喻文州唱得好听多了——然后指着不知何时起已经空出来的江滩,对喻、张二人以一种欢快得过了头的、近乎不自然的兴高采烈的声音说:“咦,那人走了,正好,潮还没退,我们近些看。”

 

言罢他飞快地一手牵住喻文州另一手携上张佳乐,疾步如飞地往江边去。他自己的手滚烫如火,全没想到对方的手又湿又冷,不由就问:“老孙,你怎么了?只吹了一会儿风竟然病了不成?”

 

张佳乐忙运起内力,让手心有点热度,温言说:“好好的,怎么会病?”

 

下到江中正好有一波新潮打来,冰冷的江水瞬间把三个人的衣服浇了个透。但他们三人都是青年,不是有内功护体,就是正兴致高昂,不仅丝毫不觉得冷,更是干脆任着性子往江的深处又走了几步,一直到江水没腰这才停下。

 

明月皎皎,江心好似一条素黑长练,投下的月影宛若碎银,三人耳中全是春蚕吐丝一般的沙沙声响,但眨眼间这抽丝之声已然响若春雷,携着接天的巨浪向他们扑打而来。潮水如虹,直如一道恨不能撕开这沉沉黑夜而来的利剑,黄少天稳住下盘,一手把喻文州拢到身后,另一只手则携着同样不动如山的张佳乐的手,不避不闪,任这滚滚潮水扑面浇来。待得潮水退去,他左右一望,见三人皆是无恙,但从头到脚没有一寸地方是干爽的,月光照得彼此的头发闪闪发亮,如同刚刚落下一场初雪,他回头看看喻文州,情不自禁反身把他拦腰抱了个满怀,便放声大笑起来。

 

笑声中多少纵横快意,又夹着内力,浩浩荡荡传了极远,一时间满江都是他的笑声,连这时的潮声都被他压了过去。笑罢复又长啸,绵绵不绝的啸声激越清亮,仿佛从未尝过人世间一丁点愁苦无奈。

 

这一啸罢了,他才想起张佳乐还在身边,可这时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放开手了,只管抱牢了喻文州转过脸去看他。心想总归事已至此,看到了,又如何,但一望之下,只见张佳乐静静站在江水里,定定望着大江深处那又新聚拢的潮头,满头满脸被之前的潮头打得湿漉漉的,过了良久,似乎终于对黄少天之前的啸声如有所感,就扭过头来看了看他们,目光甚至也没在两人身上多停留片刻,几不可见地牵一牵嘴角,便转回了头,亦是纵声而啸。

 

这一啸甫一出声,只听得黄少天皱了眉头,放开抱着喻文州的手,尚未迈步却被拉住了,他一怔,正欲开口解释,这时张佳乐的啸声已转做了欣喜若狂的大笑,笑罢又哭,哭了再笑,若是此时还有旁人经过,必定以为这人是真的疯癫了。

 

闻弦歌而知雅意,何况这一刻无人再去遮掩什么。黄少天听出他已然真气散乱,心中忧虑之下目光一暗,拨开喻文州的手要上去把人拍醒了,以免他心绪澎湃之下真气逆行伤及肺腑,可喻文州还是拉牢了他。

 

“劝不得。”

 

世上真正大悲大喜之事,都是哭不得笑不得,说不得劝不得。

 

喻黄二人牵着手,看着来势已缓的潮水又扑打而上。张佳乐恍然无觉,哭哭笑笑间忘了运气,足下一个不稳,立刻被潮水带进了江水里,片刻后浮出水面,站住了,退两步,还是笑。

 

“孙堂主,大悲大喜甚是伤身,还是歇一歇吧。”

 

直到他因为真气稍竭咳得天昏地暗,默不作声徒然做壁上观良久的喻文州终于轻声开了口。听见声音,张佳乐侧过脸,清亮的双目中波光粼粼,全是这一晚的江天和月色,可他眼中又满是不解,好似听见了什么极可笑的事情,竟反问:“大悲大喜?有什么大悲大喜?天这样好,月亮这样好,潮水也好,喜都喜不过来,悲什么?”

 

说完又身不由己似的往水里一坐,这时黄少天感觉到喻文州放开了自己的手,忙一步抢上架住张佳乐,低喝道:“老孙!醒一醒!你这一身功夫还还要不要了!”

 

张佳乐直直盯着他,忽地用力推开对方,吐出一口血,又还是纵声大笑起来。

 

一面笑,一面猝然发力,自至柔的江水中纵身而起,风一样跃回岸上,便再不管黄少天在身后呼喊,只是放任真气在体内任意流转,一味地发足狂奔起来。

 

眼看这形如鬼魅的脚步,黄少天都不免惊了一惊,但先机已逝,也不去追了,回望依然正盯着张佳乐身影消失处的喻文州:“哥哥……?”

 

喻文州牢牢握着他的手,低声道:“大悲摧人心肝。”

 

张佳乐这一番失魂落魄失常之极的退场,纵然是喻黄也全然摸不着头脑。但经此变故,两人全没了观潮的心思,当下相携着赶回了石城,但到霸图分坛一问,张佳乐却没有回来。

 

黄少天一直等到下半夜,还是没有听到张佳乐回来的动静,等第二天起来辞行时,张佳乐又已然候在了门口送别。面对黄少天疑问的目光,他却仿佛一无所感,言辞间全是寻常的道别话。黄少天知他不愿说,并不勉强,道别后捏一捏他的手,低声说:“老孙,你要保重。昨晚那样真不是练功的正道,再说就算不提功夫什么的,也是要多保重心肺的。”

 

张佳乐已恢复了平日间自持有利的模样,甚至在黄少天说着这些话后,眼中还闪过一丝极淡的笑意:“我昨夜又是失态又是失礼,少天和喻大东家不要见怪才好。”

 

“你这又说到哪里去了,既然是朋友,真不必说这些话。你要再说,下个月重阳那天,我就是看热闹也要远远躲着你了。”

 

张佳乐闻言,问:“重九那天少天也想来打盟主的擂台么?”

 

这话一问,蒋游都不免为之色变。但黄少天笑着摇头:“老孙你这就是笑话我了。我能打什么擂台?就是想看看热闹,不是说这一天你们江湖上所有的一流高手都齐聚一堂吗?就不知道这擂台是摆在城里还是城外?我们这些不是江湖中人的,能有幸一看吗?”

 

“少天要是想看,重九一早来这里寻我。你既然是我的朋友,又只想看个热闹,韩门主与张掌教也不会见怪的。”

 

黄少天眼睛一亮,连连点头:“那好!那我到时候一早就来!”

 

“喻东家也同来吗?”

 

喻文州客气地一笑,转过目光先看了一眼黄少天,才答:“不巧,我那日有些生意上的杂事,恐怕来不了了。何况就算我去了,也是看不出精妙,多谢美意,但也只能愧辞了。就是少天贪玩,有时候不知道轻重,蒙孙堂主相邀,到时还请多拂照一二。”

 

“那是自然。”

 

送走喻黄,张佳乐当即转身回到石城分坛内,照例把这一日间的事物和蒋游一道处理了。这样一直忙到申时,总算把手边的杂事理毕,这才孤身一人出了门。

 

他昨晚一夜未眠,石城千百户人家全被他探了个遍,这时走到城西的微草堂,依然是神采奕奕不见一丝疲态。上得堂后,也不等坐堂的大夫问话,他径直轻声开口:“大夫,我求贵堂一味通泉草。”

 

此时整个药铺内只高英杰和张佳乐二人,连帮杂的伙计都不在场,高英杰听到这味药,不动声色抬起眼来细细打量了对方一番,方不疾不徐说:“这位郎君身体康泰,怕是用不上这味药。”

 

张佳乐冷冷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闻道墓松高百尺,莫如微草可通泉’。用得上,也知道你家救人的规矩。我是百花弃徒张佳乐,来求你们救人。”

 


评论(2)
热度(126)
©拖拉J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