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JI

上一篇 下一篇

任平生 十二 拏云

十二 拏云

 

 

重阳是个晴天,天刚亮,轮回在石城的武馆早已经是人头攒动,除了前庭正中空出一块供稍后做比试之用,整个庭院其他空地都密密麻麻或坐或站全都是人。高坐首席的自然是当今武林盟主周泽楷,他身侧站着轮回现任掌门江波涛,韩文清因做过盟主,资历又长,被诸人推举坐了客席的首座,除他以外,其他门派的掌门均按年齿排序就坐;江湖儿女说不上什么男女大防,楚云秀又是常穿男装的,也大大方方与其他人混坐了,苏沐橙则因为兼领了嘉世的护法一职,又有叶修、苏沐秋这一层因缘在,也被请上了上座,成为这客席上座中惟一着女装之人,她虽然仍在孝中不施粉黛,但眉目楚楚之外别有一番英气,与正座上的周泽楷容光相映,真是教人不免生出玉树双生之叹。

 

诸派掌门就座后各派弟子自然随侍在后。帮中地位高抑或是年岁长的,还能分到一张便椅或是马扎,再年轻一辈的,只能站着了。其实这一日但凡能出席武林大会的,不管是上首就坐还是陪列一侧,又有谁人不是各自门派中的翘楚?即便有几个面有异象的也不乏英武果敢的豪杰气,彼此间的寒暄更是洒脱豪迈,于是愈衬得站在霸图队伍里的黄少天那拉拉杂杂的闲话份外的格格不入:“怎么还没开始打?我以前总以为武林大会都要在名山大川神仙洞府之类的地方开,没想到原来也就是武馆之内开开算了和我想的全不一样嘛!”

 

他声音虽低,可是身边都是习武之人,立刻惹来旁人侧目,尤其是站在他前面的几个霸图弟子,因为前天就见识过他这张嘴的厉害,更是神色精彩之极。张佳乐本来是可以就座的,但他推说要陪同黄少天,就站在了他身边,听到他说话后还一本正经地回答:“也不能年年都去山里,路上多难走?再说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而且过去几年武林大会都在嘉世开,那就在湖边,依山靠水风景绝佳,据说不逊色任何神仙洞府。”

 

“嘉世又是什么?那又为什么要在石城开了?”

 

这话问得直让有些修为不够的霸图弟子恨不得立刻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只求不与黄少天站在一处丢这个人。张佳乐留心到其他人脸色,轻轻扯了他一把:“这事说来话长,你先把眼前的热闹看了,回去再说。”

 

“你就简单说了不就完了老孙不是我说有些时候你们真是说话太慢啦,说来听听嘛。”

 

张佳乐目光一转,瞥见黄少天满脸的期盼之色,只好说:“武林大会要在盟主所在门派开,过去几年的盟主是嘉世的叶修,去年才由周盟主接任……但这其中真是许多破例,三言两句说不清爽,可不是我要糊弄你。”

 

“那他们两人又是谁武功更高?”

 

“他二人从未听过交过手,这真没人知道。”

 

答完张佳乐想了一想,正想补一句“不过据说叶修武功高深莫测,出招更是诡谲,非常理可以推断”,可这时黄少天一问不得,目光又往座中一扫,忽地追了一句:“哎哎哎这么说起来之前在兴欣听到的那个百花楼今年来了没有?”

 

他一面问,一面好奇地张望。张佳乐却一眼也不多看,答道:“来了。”

 

“哪里哪里?”

 

他这才拿目光示意了方向,黄少天望了一眼,立刻说:“坐着的那个是掌门?好生年轻,不过看起来精气神差了点啊。”

 

“百废待兴,事事都要操劳,想来辛苦得很,气色欠佳也不奇怪。”

 

“辛苦一点不怕,好在没暮气。好些人忙着忙着忙出一身暮气连为什么忙都给全忘了个干净,这就无趣了。”黄少天看了一眼没了兴趣,随口说道。

 

可张佳乐听到黄少天这样的考语,终于忍不住朝着师门的方向仔细看了今天的第一眼。自从当年被逐出师门,他与这班同门师兄弟再未见过,如今昔日的小师弟已然接过掌门之位又担起门派复兴的重责,虽然神色有些憔悴,可神情坚毅,果真如黄少天所说,看来不为这重责所苦。

 

张佳乐顿时有些眼热,又真心实意为邹远和今日的百花高兴,忙匆匆别开目光,点头附和:“少天说的是。”

 

但黄少天毕竟不是武林中人,这番考语也下得轻巧得过了头:几年前的那场大变故伤了百花元气,新任掌门邹远虽有励精图治再挽狂澜之心,经过此事的百花亦南北两楼合而为一,可昔日武林豪门的气派再难得见,今年的武林大会上百花上下也甚是黯淡,没落之势隐约可见,由是叹息感慨者有之,闲坐壁上观者有之,乐见其成者亦未必无,只是无论是怀着怎样的心思,到了眼下这一刻,都还是碍着一份武林同道间的香火之情,绝不至于当面戳破。

 

待诸家掌门都寒暄谦让一番各自落了座,大家才发现原来敬陪末座的是代微草的王杰希出席的高英杰,他一个半大少年硬被请上了座位,坐上去后见不少比他年长得多的前辈都还站着,早已局促得不行,一张脸憋得通红,简直说得上是煎熬了。

 

待诸人坐定,周泽楷徐徐起身,轮回武馆偌大的场子霎时间便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一时间不免全齐刷刷地转向了他——昔日叶修在任时,武林大会从不出席,这类人情上的往来悉数扔给苏沐秋和嘉世的长老陶轩去周旋,是故那几年间,多少人对此人都是只闻其名,始终不得一睹真容。如今这武林第一人的盛誉归在周泽楷头上,难免叫人好奇他又会是何等作派,但不管是什么作派,好歹是能亲眼看一看真人了。

 

周泽楷立了良久,始终一言不发,幸而他风度翩然若仙,更生了一付好相貌,纵然一言不发也不让人厌烦,还能借机好好看清楚他。就这么静立半天,周泽楷终于说:“……诸位辛苦。”

 

说完这句又静了下来,由着江波涛接过话来客客气气地说了一通诸位路上有多劳顿今日齐聚一堂正是为江湖正道武林大义而来之类的言辞,甚是周到斯文,可惜就是在场诸人精通文墨的到底还是少数,一席话说到后来,不少人早已神游天外,净盯着周泽楷和苏沐橙看去了。

 

“……自去年年尾叶盟主神隐,幸得嘉世陶长老及诸位武林同道推举鄙派周盟主接任武林盟主之位,至今已近一年。本想既然临危受命事出从权,本该万事稳为先,或可将这盟主之争暂时轮一轮空,待到明年人心稳定再做计议;但今年六月间,鄙派与诸大门派商议之后,深觉武林盟主一职,武功服众固是本份,更需德才忠义兼备,方足以挑起此项重责,以为武林同道之楷模。是故今年武林大会虽略脱于常轨,亦不在我商州轮回总坛,但周盟主与我轮回众人初心不改,多蒙诸位前来赴会,还愿今日这一场切磋诸君皆有所得,方不枉费这一程千万里奔波之苦。若周盟主今年有幸蝉联此位,来年我等必在商州恭迎诸位大驾。”

 

话说到这里才算是到了尽头,江波涛侧过脸来又望了望周泽楷,后者会意,略一颔首,还是只言片语:“开始罢。”

 

张佳乐听完这一席话,正在想这位周盟主和黄少天年纪相仿,性格却是天差地远,念及此他也不免看一看黄少天,不想后者正看向上首方向,就是不知道是在看周泽楷抑或是江波涛。见他望得专注,张佳乐又多看了他几眼,果然黄少天轻声开了口:“这个也不赖嘛。”

 

“嗯?”

 

黄少天冲他一笑:“这一趟出门见识大了,多谢你带我来看这个热闹。等你们这边打完,老孙你要是没事就和我回一趟青州同我大哥一起过个节吧?我这边还有个小朋友也有趣得很,得介绍你们认识认识。也不知道青州这边过节登高不登饮酒不饮还有什么别的有趣的风俗没有我小时候最恨家里人坐在一起写诗背诗写得出来就算了写不出来还要硬凑真是无趣透顶!那么多写重九的诗,要我说最好的就是那杜荀鹤那首,‘大家拍手高声唱,日未沉山且莫回’,过节就该这么过……”

 

就在黄少天拉着张佳乐兴致盎然地说着重阳该怎么过才算好时,这一年的武林大会已随着周泽楷的这一声轻语正式拉开帷幕——既然是武林大会,自然是要打的。不过近来中原及东南诸州时局太平,特别是近几年来,虽然几任盟主为人处事大不相同,可每到了一年的这一日,依然是一例因袭也不知是哪一任上流传下的规矩,由各门派的后辈向本派或是他派的长辈求赐教,若是有向本任盟主求教的,那就是表明有意问鼎盟主之意了。

 

每一届武林大会,总有青年才俊在这以切磋、求证武艺为初衷的聚会上初试啼声继而崭露头角,久而久之,各大门派的掌门也都会携上本派年轻一辈子最得意最有才华的子弟出席。因为本意就是互相切磋,又有前辈提携后辈这一层美意,比试也大多是点到为止,特别是如果是前后辈之间交手,就算是平素间积怨深重的门派,至少在在这一天里,都是只过招式不动真气,满眼望去,真可说得上是和乐融融了。

 

这一届的武林大会先是由百花的唐昊向呼啸的林敬言求教。百花自从遭劫,南北两楼劫后余生的弟子一并在陇州安顿,又新招了不少弟子,这唐昊就是新进弟子中的翘楚,一局下来,竟把成名多年的林敬言压了一头,给近年来势微的百花又找回几许昔日风光;随后又有其他门派的年轻弟子向楚云秀请教,还有不少求请苏沐橙赐招的,但都被她仍在孝中给一一婉拒了……虽然江湖第一美人不曾下场无疑是美中不足,但几场比试下来,年轻的子弟们都觉得精彩非凡,一时间跃跃欲试者众多,等到了正午,就只有周泽楷和韩文清不曾下场了。

 

周泽楷尚未下场这也是武林大会的惯例,挑战盟主者,若不做第一,那就留在最后;倒是至今没人求韩文清赐教,才颇有一点不寻常,不过这个念头刚在旁人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座上忽地传来一句:“嘉世孙翔,敢请韩门主赐教。”

 

此时因为已经有了不少场的对战,这阔大庭院之中早已没了最初的安静和肃然,轻轻的交谈声早已散在各个角落里,可这一声一出,场子登时就静了下来,诸人的视线,不是直勾勾地望着孙翔或是韩文清,就是去看周泽楷:虽然没人说破,可在外人眼里,今年若是有人有意争夺这盟主之位,除了霸图的韩文清,就只有嘉世的这位新掌门了。所以大家原本都只等到了下午看这三人之间如何过招,却不想这才到中午,孙翔就先跳了出来,而且并非直接打擂周泽楷,反而先找上了韩文清。

 

这孙翔是近年来年轻弟子中风头最劲之人,少年时就是江湖出了名的武学天才,又在弱冠之龄接了苏沐秋的嘉世掌门之位、继承了叶修的却邪,真说得上除了周泽楷之外今年武林内第一得意之人。但他这一出声,在场一些资历稍长者,都忍不住暗中摇头,心想这少年真是失了礼数,就算是有着嘉世掌门这一重虚名,韩文清何等资历身份,哪里有跳过周泽楷直接向韩文清要求比试的?若是孙翔真侥幸赢了,韩文清又如何向周泽楷出言过招之事呢?

 

这时的霸图队伍里,弟子们听见孙翔这句话,脸上果然都流露出了不平之意,嫌孙翔这样开口有看轻韩文清之嫌。黄少天本来看人过招早就看得热血沸腾一张脸都在发光,待察觉到身旁人的神色不对,场中的气氛也立刻冷了下来,便很快找出了让气氛异常的始作俑者,指着说完话后已然离座而起的孙翔问张佳乐:“这是谁?”

 

“嘉世的新掌门。”

 

“这人看起来踌躇满志,很了不得嘛。”

 

张佳乐听了他的点评,点点头:“他这个年纪就是一派掌门,是足以自傲了。”

 

“所以他要和你们韩门主打?打赢了又怎样?”

 

这乌鸦嘴说得霸图弟子都怒目盯着他,张佳乐连连苦笑:“不怎么样。就是要是再赢了周盟主,那他就是武林盟主了。”

 

“这人看神色就倨傲得紧,眼睛全不看人,心术就不知道好……”

 

“少天。”虽然嘉世的弟子都在庭院的另一侧,张佳乐还是赶快叫住了他,“嘉世的事情我说过一时半刻说不清爽,你我此时都是客人,这话还是缓一缓说。”

 

黄少天盯着孙翔再多看几眼,满不在乎地笑了笑,不说了:“韩门主不能赢不了他吧。”

 

张佳乐没有接话,而是和众人一样,牢牢地看向了姿态恭敬、神情实则如黄少天所言倨傲自持的孙翔。

 

众目睽睽之下,韩文清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好说。”

 

他一下场,四下先是更静,继而无人不感到一阵压迫之意扑面而来,好一会儿,才又能听见无法压抑的私语声——其他门派里老资历的弟子这时也忍不住向师弟们说起韩文清与叶修之间的几次对决,以及霸图嘉世两派因此而起的一些龃龉。虽然说故事的人大多都是无缘一见二人相争的真相的,但这并不妨碍说话的和听话的对于当年的传奇的心驰神往。

 

韩文清在孙翔三尺之外站定,只见孙翔微微一笑,又执了个后辈的礼,说的却是:“多谢韩门主不吝赐教。只望经此一场切磋,贵我两派能化干戈与玉帛,为嘉世和霸图这几年来的宿怨做一个了结。”

 

此言一出,满场哗然,苏沐橙更是干脆地别开了眼。哗然声中韩文清岿然不动,只极轻地动了一下眉毛,说:“怎么打?”

 

他连寒暄的话都免了,孙翔笑了笑:“我是后辈,本不该托大,但不知以这却邪一会韩门主的烈焰,可算失礼么?”

 

韩文清抬眼看了看他:“是要见血?”

 

“却邪一旦出鞘,那是要取人性命的。”孙翔生得好容貌,傲然一笑间,也甚是夺目,“是我请韩门主指教,怎敢拿出鞘的剑与前辈过招?我虽年少,这点礼数,总还是不敢或缺一二的。”

 

张新杰正好坐在嘉世的长老陶轩的身旁,听到这话,当下对陶轩说:“孙掌门剑不出鞘,却要对阵我家门主的烈焰,真是好礼数好胸襟好武功。”

 

他这话说得平淡,言下之意却是嘲讽得很,陶轩听了只好一笑:“少年人意气太足,二位不要见怪才是。”

 

“少年心事当拏云。怎会见怪。”张新杰也撇了撇眉头,又看向韩文清去了。

 

二人虽是短短几句低语,可韩文清和孙翔都听了个清楚。韩文清这时说:“剑出鞘,我就取烈焰来。不然,就这么打吧。”

 

孙翔气势再盛,也没有说在这武林大会上对着带了拳套的韩文清把剑出鞘的,这时只好说:“那我就以这支不出鞘的却邪向韩门主讨教了。”

 

韩文清皱眉:“打就打,啰嗦得很。苏沐秋与叶修,哪个是你这样?”

 

说完不再理他,退开一步站开,等孙翔这个后辈出手。

 

当年叶修少年名动天下,使的是一套名作“一叶之秋”的剑法,这套剑法随他带入嘉世,后来又倾囊传授给了孙翔。孙翔今日既然开口要拿叶修的佩剑与韩文清过招,用的自然也是这一套剑法。他用兵刃而韩文清徒手,一礼见罢,剑花一挽,人也随之抢攻了过去。

 

但韩文清与叶修相识多年,又互为对手和朋友,普天之下比他更熟悉这一套剑法之人恐怕是屈指可数。他只需看孙翔使出一招,已然知晓此人确实得了叶修真传,当下一个抢步,双臂便向孙翔手中的却邪抢了过去。

 

二人都是贴身近攻,尽管撤了内力,但高手间以快打快,眨眼就连身形都看不清了,围观者中但凡功夫不到的,只觉得眼前人影、身形和此时日光全在眼前混作一团,哪里还看得清一点招式,更不要说二人相持到底是谁占上风了。

 

可不管外人里有多少是看得如坠云里雾里,武功较量时当局者是最清楚不过。孙翔眼见自己持了兵器却未在赤手空拳的韩文清手上占得多少先机,正在着力再攻,蓦然听见人群里有人说了句“哎呀,没中”。

 

他心中一惊,自己这一招分明就是砍空了,他本以为这不过是那人随口说了个凑巧,谁知道接下来一直听到同一个人的声音,时不时来一句“这下中了”,“又中了”,说的全是韩文清的攻势,而一句句的“怎么空了”,“老没中啊不好看啊”,声声说的都是自己这方。

 

这声音如若只是意在干扰也就罢了,偏偏说话每一声都说得极准,又兴高采烈,浑不觉得自己出言不对,好像不是在看人比试,而是在看一场精彩之极的杂耍。念及此出孙翔不免切齿,偏韩文清拳风如铁网,密不透风罩向自己,他急退一步,眼中觑见一个极小的空当,当下再不犹豫,一招伏龙翔天悍然使出,这本是这“一叶之秋”剑法里最刚锐无双的剑式,可还不容他这一招使老,韩文清借着鹰踏之势腾空而起,而后手臂轻巧一挥,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孙翔手中的却邪已然脱手而出,再也握不住了。

 

随着宝剑落地之声,两人也已分开站定,这一场对阵不过一盏茶工夫,但其中惊心动魄之处,除了韩文清和孙翔本人,在场中人能看个分明的不知道有没有十个,其余人,不过是看见两道白影罢了。

 

但宝剑既然离手,胜负自然再无异议。孙翔咬了咬牙,捏拳捡起了却邪,这才走回韩文清跟前:“多谢……韩门主赐教。”

 

韩文清看着他,微微一笑:“少年意气,值得钦佩。只是改朝换代之想,恐怕还是早了点。”

 

就在孙翔冷着脸咬牙还没来得及说话而众人又在为韩文清这当众的一笑震惊得来不及抖落一身鸡皮时,韩文清又冷冷说:“那一招伏龙翔天,叶修会打空么?”

 

说完再不看他,朝着周泽楷点了点头,径自入座了。

 

孙翔被韩文清的最后一句话激得一股凉气直冲百会,耳旁一时间全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嗡嗡之声,也不知道是哪里发出来的。他正想堵回一句“若他日再有幸得韩门主指教,还望能再见分晓”,那个之前听熟了的声音又传到耳中,这次偏偏说的是“老孙老孙那伏龙翔天使得好应该是什么样子”。

 

孙翔也知道那人的声音其实并不大,也未必是针对与他,但此时听到这一句话,真如细针在心尖一点,登时熊熊无名火涌上心头,他不禁握紧了手中的却邪,冰冷的剑鞘不足以冷却此时正汹涌翻腾的气血翻腾分毫,再抬眼一掠,很快就在霸图的队伍里看见正满脸神采飞扬与身旁人说话的青年。这一刻孙翔只觉得此人无以言状的刺眼,当下冷冷喝道:“哪里来的小畜生,净在这里饶舌!滚出来!”

 

这晦气找得无理得很,黄少天起先正忙着拉张佳乐问东问西,全没把孙翔这一声放在心上,还是后来见身旁一众人等皆目光古怪地朝着他们望来,这才恍然大悟地察觉原来这一声“小畜生”是在喊他们。

 

黄少天这下也不急着和张佳乐闲扯了,隔着人群问孙翔:“你这小畜生是在骂我还是在骂谁?”

 

“就是骂你,那又如何!我与你家门主比试,也轮得到你这混帐东西胡吠?”

 

“谁是我家门主?”黄少天笑着先望一眼面无表情安坐如山的韩文清,又笑着看回孙翔,“谁说韩门主是我家门主?混帐东西又在说哪个?你倒是说说什么叫胡吠你给我听好了说得不对才叫胡吠你且说我刚才说的对不对准不准要是对谁是胡吠果然是混帐东西才胡吠再说我和我朋友说话碍着你哪里只说了你吗要你答话吗还是只准你没皮没脸贴上去要了结宿怨宿怨是什么意思你识字吗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吗你凭什么了结别人的宿怨还有你还没说打失手的是你还是不是你是你就不要吠了乖乖夹着尾巴回去再练练准头别再打偏了这样一把好剑配你这个剑客是可惜呢还是可喜呢我看还是可惜多些有些剑人真是别说好剑了连剑都配不上我说你说清楚啊你是配得上还是配不上这把好剑好剑好剑好剑好剑!”

 

别说是孙翔,就连张佳乐也从没见过这样的黄少天,当下就被这中途一个停顿也无的连珠话语给震住了。等孙翔好不容易反应过来,虽然没听个十成懂,也足够被气得三尸神暴跳,对着韩文清扔下一句“今日容我替霸图清扫门户”,便纵身跃进霸图的队伍里,出手要把黄少天给提拉出来。

 

孙翔从来自视甚高,听到黄少天说话后瞥见他站在一旁年纪也轻,就没正眼看过他,这一抓虽然杀气腾腾,但到底还是记着武林大会上轻易不可使用内力,原本想只靠手指的力气提他起来,不曾想手刚一搭上黄少天的肩头,对方微微一避,同时迅疾如电地伸展手臂,竟是把孙翔的手捏住了:“你看你又来了你怎么能替霸图清理门户你这是当韩门主张掌教是死人不成还有想打就打嘛你说怎么打怎么话都不说就动手不是说江湖中大门派的掌门都讲礼数的我怎么没看到啊要不然把你家真正的掌门请出来先教你说说人话我们再打也可以就是不知道要教多久你才能学会今天学得会么?”

 

他嘴上一刻不停面上犹自谈笑自若,好似这一堆让旁人无不觉得晕头转向的话都不是他说的,惟有孙翔这时反而神色一凛——这人生得眉目风流,不想臂力甚是了得。

 

孙翔手腕一滑,欲从黄少天手里挣开;好在黄少天捏住他后也无意为难,察觉他手上动作,就轻轻松了手,顺势反推,看着孙翔又落回擂台上,这才又笑着说:“说过了,想打就打,清理门户之说就不要说了,越俎代庖四字,你是懂还是不懂?再说谁告诉你我是霸图的弟子?你问过张掌教一声没有?”

 

他这下放慢语速,年轻的声音宏亮而稳定,清清楚楚地传到众人耳中。张佳乐就在他身边,一看他眼中的光彩,已经知道黄少天兴致上来,就等着与孙翔大斗一场,但这场打斗又不是平日友人间的切磋,何况孙翔在擂上脸都青了,一场恶战分明就在眼前。

 

自他假名投入霸图主理拾夜堂,几年来管的就是潜行、密报这一块,特别是近来石城的这些异动,他常去商、衡二州,对于嘉世的变故知道得也不少,譬如对孙翔此人,张佳乐知道他天分虽高,脾气却是暴烈骄傲,加之年纪轻轻做了一派掌门,平日里门内子弟都唯他马首是瞻,更难学会谦逊宽让了。如果之前黄少天和自己的低语他都觉得刺耳,如今黄少天与他公然叫阵,无异火上浇油,孙翔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去?

 

张佳乐把目光投向张新杰,两人目光一对,他才发现张新杰是等着看黄少天下场与孙翔一搏的:孙翔不是一般敌手,之前心平气和之下韩文清尚且不敢大意,眼下多了一重冲冠之怒,两个人这场交手,恐怕都要倾尽全力。到时这么多双眼睛看着,怕是师承来历、惯用兵器再也瞒不住了。

 

原来前日席间张新杰默不作声观察半天,等的就是今天这一刻。

 

黄少天也不负所望,真的让他等到了。

 

一旦理清此间关窍,张佳乐当下扯了一下黄少天的袍子,用极低的声音对他说:“你不是武林中人,无论胜败,与你有什么好处?不要意气用事。”

 

黄少天扭头看着他,笑着说:“胜就是最大的好处。老孙你心好,我理会得。”

 

说完轻轻拉开他的手,又轻轻一握以示感谢,便分开霸图众人,也不卖弄功夫,不急不徐地走上擂台,先不看孙翔,而是对周泽楷说:“周盟主,嘉世的掌门要同我动手,你是主人家,我这个做客人的总想着要同你说一声,也请你做个见证。我不是霸图的弟子,也不是江湖子弟,素来仰慕武林侠客的任侠洒脱这才央我在霸图的朋友带我来看这场热闹,不曾想和朋友间的几句顽笑低语得罪了孙掌门,于是有了这场比试。既然是孙掌门邀战,我一个做客人的,不应实在失礼,但我不知道武林大会上打斗的规矩,连个兵刃也不曾带着,能不能请盟主借我个兵刃用一用?比完之后,即刻归还。”

 

几句话说得有理有节,顺便还把自己和霸图的关系说明白了,和方才对孙翔叫骂时的路数又有不同。这猫一阵狗一阵的架势看得张佳乐也没了计较,张新杰听完格外再去看了一眼张佳乐,见后者的视线全投在黄少天身上,这才侧过脸来,去看江波涛的反应。

 

周泽楷听他说完这一番话,形状优美的眉毛动了动,终是说:“借给你。”

 

江波涛则说:“这位少侠敢问如何称呼,哪里人士,何处师承,平日做何营生,霸图哪位的朋友?”

 

“我姓黄,祖籍甘州,不是什么少侠,家里人不识字,随便按排行取了个名字,就叫十九。没拜过师父,招式都是和家里胡乱学的,做买卖营生……”一气说完这些后,倒是难得地犹豫了一下,“是霸图孙千华的朋友。”

 

江波涛当即望向人群中的张佳乐,冲他微一颔首:“原来是孙堂主的朋友。”

 

张佳乐也点头:“是我的朋友。”

 

江波涛得了确信,又说:“那这位黄兄弟平时惯用什么兵刃?”

 

黄少天想了想:“既然是武馆,长枪来一支吧?”

 

江波涛就命人取了一支长枪来。黄少天拿在手里掂了掂,摇摇头:“轻了点。”

 

就又换了一支重点的,黄少天还是摇头,又说太重了,江波涛脾气好,当下让人去换第三次。嘉世的弟子见他如同主妇挑选猪肉一般对一支长枪挑三拣四,净把孙翔晾在一边,不由怒骂:“你这龟孙磨磨蹭蹭做些什么?婆娘挑头油吗!”

 

黄少天还是只管试长枪的分量,但对嘉世那边的哄笑和辱骂也是没放过:“一个两个不读书就算了怎么人事都不知道话说出来我都替你们丢人龟孙就龟孙婆娘就婆娘放在一起说的那才是龟孙婆娘都不是真不知道是什么生你出来的还是回去问问你爷娘又是什么吧!”

 

当下谩骂声响彻一片,反而是孙翔看黄少天不厌其烦地试枪,神情也由暴怒转为冰冷,一言不发地握住了剑,冷冷站在擂台中央等他。

 

如是再三,黄少天终于试出一支趁手的长枪,还是不紧不慢地走上台,转头又问江波涛:“我看之前的比试都不真打,这枪头要先拗掉吗?”

 

孙翔闻言,白净的面皮又涨红了:“你是什么东西,还要让我三招不成?”

 

“你是不是东西?你要不是怎么还反问我?”黄少天笑笑,“再说你又不是主人,我问你了吗?”

 

江波涛看黄少天这张嘴真是火上浇油第一利器,忙趁着孙翔被噎得尚未反击的间隙接下话:“这倒不必。但按例不能用内力,这点还请黄兄弟仔细了。”

 

黄少天笑着又点头,抖了抖手中长枪:“孙掌门,你我年纪相仿,我估计我还略长你一些,你年纪小,先出手吧。”竟是把孙翔看作一个后辈了。

 

这时众人不免又低声议论成一片,有些与嘉世平日不对付的门派,见孙翔在这么个从未见过的青年这里吃了鳖,不免幸灾乐祸地低笑起来。孙翔咬了咬牙,也不肯动:“我一派掌门,和你这样的人交手,岂能先动手?”

 

“我反正不先动手,架又是你要打的,怎么这时候还婆婆妈妈的,到底打不打啊你给句话要打就出手不打我就下去了啊?”

 

“你……!”

 

“你这无耻小人,也配与我家掌门交手!”

 

孙翔身后忽然传来一声低喝,接着就有一道身影窜上擂台,对着孙翔恭敬地一拜:“孙掌门,这样的小人不劳掌门亲自出手,待我先料理了他。”

 

说话之人叫刘皓,是嘉世派中的一个堂主,在嘉世资历颇高,武功也是门派内数得上的高手。他这一请缨,孙翔当即皱眉:“刘堂主,怎么连你都不懂规矩了。”

 

刘皓先是很不屑地瞥了一眼黄少天,复又恭敬地对孙翔说:“掌门,此等下作之人,无耻在先,失礼在后,掌门千金之躯,怎能和他动手?再说属下不用内功,剑不出鞘,料理了他之后,再押这宵小向掌门认罪。”

 

黄少天听他说完这话,嘟囔了一句“又一个活死人”,连连摇头,说:“我说你也不小了还去谄媚一个年纪小你这样多的真是有人不做偏要当狗好了好了别说废话了要打就打打完我还要去喝酒过节你们帮派打人之前先要打狗我知道了,来!”

 

一个“来”字声量暴涨,黄少天枪花一抖,枪头一点银光,直向刘皓喉间戳去。

 

刘皓忙举剑格挡,但一时间只觉得眼前一片银光,这枪尖好像无处不在,连黄少天的人影都幻化成六七个,分不清虚实。左支右绌之间,黄少天还能说话:“大椎,中!”

 

破风声中刘皓急忙后仰,可没想到黄少天喊着大椎,枪尖却是直追腰腹,饶是刘皓反应及时,空出的肚腹还是被枪杆扫中了。

 

其实别说刘皓懵了,就连围观的人,也都发现这黄少天上场之后更是聒噪得很,聒噪都算了,还没一句真话,说着说要要打上盘,实际上攻势全往下盘招呼,等刘皓好不容易反应过来他这些话只是攻心,再听他说要打哪里并不信了,黄少天又真的指哪打哪,结结实实打完之后还嘲笑他:“我说打你右膝绝不打你左膝你怎么就不信呢!”

 

信你才见了活鬼!刘皓心中大喊,可惜心里这个念头都还没容他喊完,黄少天手中的枪又逼到了眼前:“这次打你左肩!中!”

 

这样的路数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走不到百招,黄少天已然把枪尖点在了刘皓喉头。他手上纹丝不动,脸上却是笑意盈盈,刘皓怒叫:“你……无耻!无耻之极!哪有这样比武的!好生下作!再、再比一盘!”

 

黄少天懒得理他,利落地收了枪,对着目光冷然旁观一局的孙翔说:“看门狗我也打完了,就不知道你养了几只?要一起来吗?”

 

孙翔眼中阴狠一闪而过:“你不用长枪。取你惯用的兵刃来。”

 

黄少天飒然一笑:“你投胎投得好,这一辈子都见识不到我惯用的兵器了……”

 

这次不等他说完,孙翔手中的却邪已然挟着劲风,倏忽横到了眼前。

 

一时间剑影幢幢重重,便如无边落木,萧萧满眼,将黄少天整个人都笼了进去。围观众人却只见刃光锋锐间,黄少天一条淡淡人影不住周旋隐现,嘴里却仍是兀自不停:“难得学乖爽快一回说打就打这样就好早打早完打完我也好去喝酒⋯⋯”

 

可所谓“一寸短一寸险”,孙翔到底抢了先机,逼到跟前贴身近打,手中剑势滔滔直下。黄少天大枪虽在手中,但招式被涩在身前方寸之地全无施展,也只得能左闪右格,不过竭力应付而已。孙翔占了上风更是出招不容,刺出一剑被黄少天以枪杆格架,却顺势滑入,直削黄少天持枪双手。

 

“得理不饶人么下手还挺狠那我也来了!”说到后面几字黄少天又是声音陡然暴烈,直如喝落雷霆,周身气势也随之一变,围观众人只觉黄少天于一片剑影萧萧中蓦然透出一股肃杀,竟恍惚间有种雄浑盛大,端凝巍峨:“檀中,中!”

 

孙翔却一意抢攻,此前黄少天场上饶舌方才一声断喝都只作是过耳清风,便连对手气势暴涨也不以为意,手中剑势只是丝毫不改。堪堪斩落之时,眼前黄少天手中大枪却突然一空,下一刻觉有劲风直往胸腹要害刺来。

 

黄少天不知何时竟在尺寸之间枪势生生倒转,长枪侧甩出一条弧线藏于身后,肩臂挟着枪杆,手持在枪尾寸许之地,竟是以枪纂为剑,撕裂风声,一往无前,合身直直撞入孙翔剑势之中,刺向孙翔胸前檀中要害。

 

孙翔惊出一身冷汗,整个人为黄少天气势所慑,仓惶间只得向后暴退数步,才险险避开黄少天的这一刺。黄少天却拧腰垫步,藏于身后的大枪圆转如意顺势而出,气势暴烈便如猛虎咆哮,山君威凌。孙翔只觉得眼前晃出一片枪花,点点星芒都如猛兽爪牙夺魂欲噬。手中一柄却邪此时完全为枪势所压制,无边落木萧萧尽被林间猛兽咆哮扫荡。而黄少天手中大枪刺、挑、拨、抽,又数十招间竟是将孙翔死死锁困,左突右绌间狼狈不堪。

 

眼见人人都能看出孙翔是要败了,黄少天大枪接连三招都点在孙翔手中却邪上,枪势戛然而止,却是雷霆忽暗寂江海凝清光。将手中枪往回一带收在怀中,黄少天神清如空,气湛如虹,这一刻,就算是众人与他从不相识,亦不知他身世来历,也不觉为他这一刻的风神所感,不禁在心中赞一声英杰多出少年辈。可他虽胜了,也不见得如何志得意满,倒是笑嘻嘻低声嘟囔着:“早知道真有机会出手真该无论如何也要叫大哥来看了。”

 

说着抬眼看了看孙翔说:“嘉世的这位孙掌门,打完还有别的事吗?没有我可就走了啊,兵器还没还给周盟主呢。”说着转身便往擂台下去。

 

嘉世那边一众等此时都寂无声息,倒是其他帮派在台下议论不休,哄哄闹成一片。张佳乐自他上台,一把金针早已暗暗扣在手心,直到这时,也不知为何,还是不愿有一丝懈怠。孙翔留在台上,咬着牙,面色阴沉不定。眼见着黄少天转身要下擂台,忽地沉沉吐出一句:“且慢走。你不是问伏龙翔天使得好是什么样子么?”

 

话音未落,只听一声清亮龙吟,孙翔手中却邪在内力鼓催下化作一泓秋光自鞘中腾跃而出,孙翔接剑在手,落木秋声萧萧肃杀,剑气如森寒巨潮瞬间就席卷了整个擂台,俄尔这奔涌狂潮中,一抹剑光夭腾冉升而起,瞬间顷刻就已刺落在黄少天身上!

 

“伏龙翔天!”

 

却邪出鞘的一瞬,黄少天已然警觉,当即旋身急转,将手中长枪自腰肋间咆哮而出,猛然向后荡出一道孤月圆弧,堪堪冲开一片萧杀剑影,枪尖正点在刺来的却邪剑尖之上。枪尖剑尖顿时撞出一星火花,确实仓促间将这一路霸道凌绝攻势无双的的剑招避过锋芒。但孙翔激愤中含怒出手,内力鼓吹到极致,加上却邪之利绝非一把寻常长枪可稍稍望其项背,剑气在台上纵横激荡一如怒浪排空,黄少天虽则避开风口浪尖最湍急紧要之处,却终究避不过后浪汹涌大潮恶澜,终是被剑气扫到了身上。

 

变故突发,谁也没想到孙翔居然会在这时灌上内力催剑出鞘,使得还是那一式伏龙翔天,更没想到这剑势甫落在黄少天身上,已经有几道不同的劲力从庭院的各个角落发出,眨眼间就多多少少把这霸道之极的剑气给牵引开来——其中一道来自周泽楷,他掷出碎霜,打偏了却邪;还有一道来自苏沐橙,吞日出鞘,与却邪双剑共鸣,两支剑瑟瑟而动,剑亦有灵;但无论是周泽楷还是苏沐橙,都是见事而动,比不上早早把暗器握了满手、全神贯注已久的张佳乐,在伏龙翔天打出、却邪出鞘的那一瞬,漫天暗器已然出手,刹时间好似花开满庭,无人眼前不是金光一片,待众人拨挡开暗器,再一想这格局,终于有人先回过神来,抽罢一声凉气失声喊出“百花缭乱!是百花楼的百花缭乱!”时,张佳乐和黄少天的身影已经在一片混乱中消失了。

 

百花缭乱这四个字如同一桶沸滚的热油急投入滚热的水中,本就炸开了锅的会场上更是乱得不成样子,苏沐橙脸色苍白地赶上前捡起被周泽楷打落在地的却邪,盯着孙翔的双眼就像是忽然被拨亮的两星炭火;韩文清和张新杰互相看了一眼,全无笑容,却谁也没有说话;陶轩吩咐陈夜辉带着嘉世的弟子去追黄少天的下落,但刘皓这边人还没动身,发现邹远已经追了出去,追了几步又满张脸煞白地转回来,吩咐百花的弟子快去追人,自己则走向了韩文清;江波涛走下场取回碎霜,恭恭敬敬地还给周泽楷,这才对已然走到一处的邹远和韩文清说:“韩门主,邹楼主,方才霸图孙千华那一招,可是百花楼的绝技百花缭乱吗?”

 

邹远听到江波涛发问,当下也死死地盯住了韩文清。其实又何止是邹远,除了正握着从方才对阵时黄少天身上撕下来的一片衣料正怔怔出神的孙翔,此时这偌大的庭院里,无人不正屏气凝神地盯着韩文清与邹远,只等他们的答案。

 

面对这一问韩文清还没说话,邹远已然激动地抢过话来:“韩文清,哪里有什么孙千华!那是我张佳乐师兄,是也不是!自从先父去世,这一招百花缭乱,除了张师兄,再也没人能使得这样好了!”

 

他乍见故人,情急之下连这番话都说出来,可见是真是情切而意乱了。说完之后韩文清瞥他一眼,冷言:“他是我霸图中人,要做张佳乐或是孙千华,与你何干。”

 

这一句话立刻噎得邹远半晌没有接过话来。在场之人但凡有点阅历的,谁不知道当年如不是邹远告发张佳乐与孙哲平互通百花南北两楼武功,就无张佳乐被逐出门墙之事。后来百花遭难,也不是没人想过,如果当日张佳乐还在北楼,是否还会有这一场大祸。

 

邹远感到许多人的目光纷纷投向了自己,其中不少还颇有鄙视之意。但这时他也解释不得,还是盯着韩文清,咬牙切齿仿佛见到了天大的仇人。这时,一直没有作声的孙翔忽地回神,盯着自己手上那一片碎布也冲着韩文清叫起来:“韩门主!刚才那个黄十九,到底是什么身份!”

 

韩文清看着他这两颊泛红双眼亮得失了常态的样子,皱眉:“酒店的东家。”

 

孙翔放声大笑,笑罢把那布片朝着韩张二人抛去,碎布抛不了多远,很快又被吹回孙翔脚下,他看也不看,倨傲地一昂下巴:“好个酒店的东家!天底下什么酒店的东家,穿衡州的贡缎!”

 

听得贡缎二字,刘皓马上又把那块布给捡了起来,递到变了脸色的陶轩手里:“陶长老,您看,这……”

 

陶轩就是衡州本地人,而嘉世也经营着绸缎庄,只要一摸一看,立刻就知道这的确是进贡内庭的上好绸缎,穿着者非官即贵,寻常商贾人家决计穿不得也不敢穿。见陶轩没有否认,刘皓看看邹远又看看韩张,觑了一眼不吭声的周泽楷,当下骂道:“韩门主!原来如此!竟是你霸图勾结官府中人混入今日武林大会,要不是我家掌门发现得早、伤了那鹰犬,今天怕是……”

 

韩文清怒目一睁,喝道:“无耻之徒,还不闭嘴!”

 

他本是面目含威之人,又猛地一喝,直有山崩之态,兼之神色肃然,神情凛凛,刘皓竟也不敢再放肆下去,后面半句话,只能硬生生地断在那里。但他在韩文清这里失了颜面,众人也毫无回护之意,一口恶气咽不下去,见百花势单力薄,诸人对邹远又有鄙夷之意,便对邹远义正词严地说:“还有百花!先是孙哲平勾结官府灭了自己师门,又出个张佳乐和个不知道什么来历的官府走狗厮混作一团!全是些龌龊货……”

 

“放你娘的狗屁!”邹远哪里容他说完,一把百花的独门暗器掷出,人也怒发冲冠地扑向刘皓,“王八蛋你敢说我张师兄勾结官府!当年凉陇两地大小战事不断,绵延十年,我们百花就在陇州,你以为我张师兄和其他的师兄当时人在哪里!他们又是为什么那几年不曾踏足中原!要不是他们一心在战场救人抢了官府那些狗贼的名声,哪里会给孙哲平那畜生可乘之机,给百花引来这场祸事!混帐东西,今天我拼却这条命不要,也非杀了你,剁碎你这张狗嘴!”

 

说到当年师门惨事,邹远早已是双目赤红,一双眼中全是泪水,对着刘皓全是要拼命的架势。看到这里,众人也再做不得壁上观,纷纷上来拉劝宽慰;邹远和刘皓眼看就要厮杀,苏沐橙嫌嘉世丢人,转身就走,见她走楚云秀本来鞭子都握在手中了,又收了起来追人去了,孙翔冷笑着望着韩文清,江波涛拉住张新杰追问黄少天的来历,陶轩若有所思望着那一缕破布,只有周泽楷,望着眼前这乱得不能再乱的场面,竟成了此时唯一一个安坐如山的……

 

几大门派的掌门人尚且如此,下面帮众的喧嚣更不必说,这一场武林大会的诡异与混乱,实为百年所罕见,但不管此时场面上乱到了什么境地,张佳乐和黄少天都不得而知——后者是已然没了知觉,而张佳乐则是满脑子想着石城此时到底还有何处可去,该找什么大夫医治黄少天,根本无心去管他这一出手自暴身份的后果了。

 

他自从从孙翔的剑下救出人来,已然知道黄少天被剑气伤了。如今背着黄少天的时间越长,只感觉后者的气息越来越乱,叫了几声少天全无答复,反而是自己的颈侧越来越湿,分手一摸,全是血。

 

此时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多,张佳乐仗着自己在石城驻扎多日街巷熟悉,那些人倒也一时追不上来。可是纵然他轻功再好,地方再熟,背着一个受了剑伤的、骨肉结实的青年,石城总归就是这么大的地方,对方势重且身份不明,这么周旋下去怎么也不是办法,霸图是回不去了,出城更是自寻死路,张佳乐这才发现,原来他寄身霸图这些年,无论是在青州还是石城,抑或是天涯海角任一处,竟是再没有一个可以称作是家的地方了。

 

这个念头在脑海划过时,他正背着黄少天又翻过一道矮墙闪进一道窄巷,刚一进巷子,连周遭局面都来不及看一眼,蓦然间横里伸出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了他。

 

“这边来。”


评论(9)
热度(167)
©拖拉J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