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JI

上一篇 下一篇

任平生 十五 长生

十五 长生

 

 

在那胡儿的引导之下,张佳乐背着黄少天,孙哲平跟在后头搭一把手相扶,三人匆匆穿过奇香扑鼻满目琳琅的酒楼,目不斜视地直奔后楼而去。

 

后楼远无前楼的奢靡富贵气,连香气都淡了许多,张佳乐尚未站定,引路的胡儿已经按捺不住扬声喊了起来:“大郎君!卢家郎君!十九郎回来了!”

 

这一声喊得张佳乐耳膜都在作痛,饶是如此,黄少天还是一动不动。声音还在一楼回响,二楼的回廊上已经有了新的动静:喻文州披头散发之余连鞋也没穿,直接踩着袜子下了楼;卢瀚文出来得慢一些,喻文州已经在下楼了,他还在二楼,索性直接一翻阑干直接跳了下来,抢在喻文州之前就要把黄少天接过来,一张脸上又惊又怒:“混蛋东西!”

 

骂完才发觉不对,但他只是皱了眉头抿住嘴,满脸恶狠狠的神色就去摸黄少天的脉。这时喻文州也赶到了,看也不看在场的其他人,反手触了触黄少天的脸颊,又立刻收回来,转头交待一旁也满是忧虑之色的胡儿道:“蓝河,让大夫去我房里等着。”说完,他从张佳乐背上把黄少天接了过来,自行背起了他。

 

目送着喻文州和卢瀚文护送黄少天上了二楼,张佳乐和孙哲平过了片刻,才想起要跟上去。这时节蓝雨上下虽然都在为黄少天的受伤归来奔忙,但居然还有下人来关照他们,见他们也想跟上楼,便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同时恭敬地说:“两位郎君是我家十九郎的救命恩人,待大郎君腾出手来,再专程前来向二位致谢,眼下若有招待不周之处,还望海涵。”

 

张佳乐答道:“哪里说得上不周到,自然是少天的病情要紧。我们这一路上急着赶路,也没如何照顾他,只盼伤势没有加重……好在京城遍地名医,望他早日康复才好。”

 

虽然得到了黄少天的肯定,他至今摸不清这群人的底细,加上之前又从楼冠宁内听来的传闻,还是谨慎地没有提及他在黄少天身上看见的那些层层叠叠的旧伤,却忍不住看了一眼正和自己并肩而行的孙哲平。

 

不想孙哲平也正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两个人目光一触既分,这时只听那下人又在问:“二位郎君一路奔忙,多有劳累,可要先更衣沐浴稍加休整一二?”

 

张佳乐摇头:“还是先去看看少天,不知夏兄……”

 

“我与你同去。”

 

可说完这句话,两人这才发现这一路上谁也没心思讲究仪容,经过这一路的奔波劳顿,无不是满身尘灰,甚至还有黄少天留在他们身上的血迹。二人对看一眼后,张佳乐说:“不过我们这一身腌臜,还是先梳洗了再过去。”

 

蓝雨阁不缺客房,他们说要梳洗,不仅瞬间安排好两间上好客房,连换洗的衣物都置备整齐。等二人简单沐浴更衣完毕再出来相见,一时之间谁也没说话——其实自从他们离了石城,一路上除了多谢、有劳之类全无用处的寒暄客套之语,本就没说几句话,这时干脆更是两两相对,愈发不吭声起来。

 

好在蓝雨阁的下人察言观色的本领了得,见他们无话可说,只当有什么别扭,立刻出言领着两个人去探望黄少天:“二位,这边请。”

 

这一走才发现蓝雨阁的后楼布局复杂,如若不是有人在前指引,真不知道能走到什么地方去。这一回张佳乐走在最后,望着前方人的背影,又听他脚步声,不知不觉之中,竟是越走越慢起来。

 

但再怎么慢,还是走到了黄少天此时所在的屋舍门口。他们不便入内,就停在了一扇大开的窗前,正好把室内的情况看了个大概:那是一间极开阔的屋子,此时屋中只有几个大夫忙碌,喻文州守在榻边,卢瀚文和蓝河则统统不见了踪影。张佳乐忽地发现喻文州原来头发还是湿的,说不定也是前脚刚到,才换好衣服头发都来不及擦一擦,听见黄少天回来了,这就急急忙忙赶下来接人。

 

一晃神之间,在屋子里忙碌的大夫中有人已经把煎好的药端了上来。明明喻文州坐在那里,大夫也不敢把药碗递给他,正要亲自去喂,喻文州先伸出手来:“还是我来。”

 

可没想到依然喂不进药,喻文州垂眼望着他的睡脸,拇指在他颊边抚了一抚,简洁地说:“廉泉。”

 

他这一开口,大夫忙把本来要灸开黄少天牙关的金针落在了喉间,喻文州耐心地等大夫施针完毕退开之后,暂时放下手里的药碗,先是轻轻地拿两只手指在黄少天喉间揉了揉,又伸出手来,打了他两记耳光。

 

这两记耳光打得不轻不重,可声音甚是清脆,出手也全无预兆,被打的自然是全无知觉,打人的神色也还是宁静如常,倒是张佳乐在窗外看了,只觉得心里一惊,下意识地要说点什么,正好听见一句极轻的解释:“把咬合的牙关打开了,才好喂药。”

 

说话之人语调也很平常,倒好似张佳乐的惊讶成了场无端的大惊小怪。可张佳乐还没来得及点头,榻边的喻文州已经先自己喝了一口药,然后俯下身去,口舌相就地把药哺给了黄少天。

 

这一系列的举动他做得极为自然顺畅,仿佛早已做了无数次,才能这样圆熟坦然。总之除了窗外站着的两个人,屋子里的其他人这时都背过了身子忙碌他事,也不知道是真没看见还是不敢看,但一待喻文州喂完药,立刻就有人近前来奉上温水服侍他漱口。

 

喻文州就着水把嘴里那一点残药咽了,返身又望了望还是无知无觉的黄少天,这时终于流露出一点极轻的疲态,交待完一句“下次喂药叫醒我”,一只手握牢了黄少天的手,眨眼间,居然就这么半坐半卧地睡着了。

 

此时的张佳乐目睹完这一场喂药,别说是再说点什么,一时间连偏过目光看一看身旁人的力气都失去了。好一会儿听得身旁人勉强开了口:“……没见过这么喂药的。”

 

听到孙哲平都这么说,张佳乐尬尴地后悔起自己居然忘了避嫌,目不转睛地把这一幕都看完了。但尴尬之余,又还是庆幸黄少天得以平安返回蓝雨阁多些。

 

尽管有这些真心实意的庆幸,再待下去也还是多有不便。张佳乐目光一偏,想找到领他们过来的下人,让他再把自己领回去。

 

那下人果然就守在稍远处,一待张佳乐移过目光去,立刻悄无声息地上前,听张佳乐简单地吩咐完意图后,立刻又领着张佳乐和孙哲平又回到暂时的住处。这时房间里早已贴心地备下朝食,可张佳乐连看也没看,一头栽在榻上,很快地睡着了。

 

这是极踏实的一觉,再醒来全是被饿的。他睡前连床屏都没合,一睁眼,就看见窗口挂着一轮正缓缓西沉的落日,融金似的的光线洒得满屋都是,照得他不得不又把眼睛合起来。

 

但他委实太饿,躺了一会儿捱不住还是爬起来,刚要把已经凉了的饭食就着冷茶胡乱吃了果腹,门扉外忽然传来个年轻女子的声音:“郎君既是醒了,我等可方便进来伺候么?”

 

张佳乐久不经这般做派,愣了一愣才说:“进来吧。”

 

话音刚落,就有几个下人鱼贯而入,见张佳乐手上端着茶碗,为首的女子忙说:“秋深了,冷茶伤胃,如何喝得?”说完立刻从张佳乐手里把茶碗端开了,又即刻另有人热了茶炉,细细掰碎茶饼开始煮茶。

 

很快的新鲜烹制好的食物也端了上来,张佳乐被这么多女子环绕着殷勤服侍,虽然知道这必是蓝雨诸人的好意,但还是不习惯,只能闷头快快地把食物吃了,正在拘束,蓝雨阁内的下人又抿着嘴笑问:“郎君这一路奔波,我们来为郎君洗洗头吧?”

 

“不、不用了。”张佳乐忙摆手说,“不敢劳动,不敢劳动。”

 

张佳乐早年还在陇州时,颇得陇州那些泼辣开放的女郎垂青,那时他虽然生性活泼乐于与人结交,唯独对这男女间的事情从不放在心上,无心之间,也不知道伤了多少芳心。后来投去霸图,一来霸图不收女弟子,二来关内之地,男女之防严格得多,他与女子间的往来更少,不知不觉之间,他都不记得是有多久没有与适龄的女子单独相处过了。

 

可说来也怪,明明挂着这样一张面无表情的面具,但那些年轻的女子们似乎并不生畏,见他这样生硬地拒绝,反而觉得有趣似的笑了起来,为首的轻轻一击掌,热水这就送了进来。

 

但张佳乐决计不肯,众人无法,又把蓝河找了来,蓝河说了一通来者是客的道理全没说服他,连找男性奴仆相助张佳乐依然不肯,两方僵持了一会儿,到底还是主随客便,一众下人们统统退了出去,留张佳乐一个人在房间里把头发拆开洗了。

 

他平日里习惯了风餐露宿,如今在这蓝雨阁里被照顾得周到殷勤,反而不自在,洗完之后正在拿细布擦头发,隔墙就听见对面有些不小的动静,还隐隐传来女子的惊呼,张佳乐心里咯噔了一下,趿着鞋直往隔壁去了。

 

没想到隔壁原来也是碰到了一样的事情。只是孙哲平性格骜烈,远无张佳乐这样的好耐性,推让间连水盆都洒了,热水溅得自己和身边人一身,他也不为所动,只冷冷袖手看着,全不让人近身。

 

这一幕让张佳乐有些哭笑不得,孙哲平见他闻声而来,转过脸来看了他一眼,又把头别开了。那些侍女们还是不怕张佳乐——大抵是他实在有一双明亮又柔和的眼睛,唬不住人——凑过去说:“郎君,这位郎君的手上有伤,却不让我们服侍。到时候大郎君怪罪下来,说我们这些奴婢照顾不周,这可如何是好?郎君是善心人,还请您替婢子们劝一劝吧。”

 

张佳乐哪里不知道孙哲平手伤不便,正在迟疑该怎么相劝,转念一想,说道:“夏兄,手伤毕竟要紧,你若不愿劳动姑娘们,我虽行事笨拙,但这些事也勉强做得,不知可行么?”

 

他自觉这个法子两全其美,既不必外人近身,又能顾全孙哲平的伤,谁知道孙哲平闻言,扭回头来看他一眼:“是很笨拙。”

 

张佳乐被这话说得一噎,顿了顿说:“不是什么细致活,笨拙一点也还能凑合吧。”

 

旁人被这话也说愣了——这话不是应该那手伤的郎君来说才对呀?

 

但不管这两个人的神态和言语怎么个别扭古怪,蓝雨阁的下人们无人不是人精,看出孙哲平的戒备之意这时悉数都收起了,也都松了口气,就都陆陆续续退了出去。待女人们一离开屋子,孙哲平就解了发髻,舀起水来把头发给打湿了。

 

张佳乐看着他就一只手能沾水,动作也慢慢吞吞,心想也不知道笨拙的到底是谁,看了一会儿再看不下去,扔了皂角到他手里,自己则折起袖口,一把抢过在水盆里沉浮的舀水的木勺,把热水劈头盖脸地浇到孙哲平发间。

 

他之前说自己笨拙,至少在洗头这件事上不是自谦,特别是孙哲平弯着腰,脊柱和肩胛骨看起来嶙峋,让张佳乐越发觉得窝火,本来就不怎么仔细的动作更是磕绊得很;于是两个人三只手,一个头还洗得拉拉杂杂,洗完后地板湿了一片,两个人新换的衣服也没好到哪里去,张佳乐扯过布来顺手要给孙哲平擦头发,擦了一会儿,忽地瞄见几线金光在他发间闪过,他手下一慢,终于反应过来,这是夕阳映上了身前人的白发。

 

张佳乐再一想,原来自重逢,自己是没有好好看过他一次的。

 

时至今日他也并没把孙哲平看仔细,譬如眼下,眼睛也不过是死死地盯着他鬓边那杂生的白发。这白发让他觉得刺眼之极,还未来得及细想,猎寻已然滑到指间,把眼前最近的这一丝白发给削去了。

 

练暗器的人要耐心好,更要眼明手稳,手眼合一,方为正道。百花的绝技百花缭乱用的是各色暗器,讲究打出来一如漫天花雨,外人看来杂乱无章防无可防,实则由轻到重,从近及远,分毫不能乱。张佳乐虽然身上都携着整套暗器,但真正贴身的兵器是一把名为“猎寻”的指间刀,长不过四寸,平日贴腕藏着,用时滑到指缝间,是一把攻其不备、见血封喉的利器。

 

这一削却发现原来他的白头发这样多,藏在黑发深处,无一不刺眼。张佳乐削了一根又看见一根,顿时也没了别的心思,头发再不擦了,手起刀落,静静给孙哲平剔起白发来。他的手法轻巧异常,刀锋连头发都不曾碰到,白发就已然悄然落地。这事他做得专注,手下又快,孙哲平也浑然不觉一般笔直站着,仿佛那正在头顶掠过的锐利刀锋,只是此时温柔拂过的一缕晚来风。

 

一直到天边最后一线残光隐去,张佳乐这才收了手,瞥见落了一地的白发,不禁满意地轻轻吁出一口气;这一口热气正好扑上孙哲平的颈项,他僵了一僵,低声说:“孙兄,这黑灯瞎火,再不点灯,人头怕是要削下来了。”

 

这话说得很是不中听,张佳乐看着那已经半干的满头乌发,忍不住从身后白他一眼,说:“夏兄,明人不欺暗室,这个道理我却是懂的。”

 

说完到底是心满意足多些,收了猎寻,转身就要去点灯。

 

但世上事自成因果,该报一定会报,好比张佳乐一直没穿好鞋,又好比他们非固执不要下人们帮着洗头以至于地板上汪得到处是水,还好比张佳乐剔白发时全神贯注到连眨眼都不舍得孙哲平也没提醒他要爱惜目力,这种种前因加起来,全是有一个果子等着他吃,或是等着他们吃——

 

张佳乐刚一迈步子,右脚的鞋一个没穿住,整个脚背跟着一撇,他滑跤了。

 

学武之人,反应自是要比常人敏捷,张佳乐脚下一滑时他已然放低身位,只等手一触地立刻借力而起。可惜这计划虽好,却忘了算进去身边还有个也会武的,同样一听到异动,下意识地伸手要捉他前襟把人给扶住了,于是那一句“黑灯瞎火”一语成谶,两个人的手打作一起,继而绞作一处,张佳乐这下彻底没了重心,结结实实地背心朝地摔了一跤狠的,自己摔跤还不算,他后仰时冲力太大,孙哲平那一抓又没用全力,也被这后摔的力度带得脚下一滑,彻底摔作了一团。

 

守在外头的下人听见里面砰砰乱响成一片,又听不到人说话,只当出了什么事情,慌里慌张秉着烛火闯进去,一见,当即目瞪口呆——

 

两个大活人缠手缠脚叠在一处,摔倒时碰翻了水盆,一盆热水把人浇了个湿透不说,这衣服和头发,眼看也是都白换洗了。

 

外人看他们狼狈,偏偏当事的两个你看看我,我又看看你,对看半天,其中一个再忍不住,掩面大笑起来;另一个看了对方半天,眼底也浮起笑意,用左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又悄悄地把手心握紧了。

 

两个人一付落汤鸡的模样却都在笑个没完,蓝雨阁的下人们看他们横竖没事,留下火烛又退了出去。百花的面具经不得热水,这一来再不服帖,张佳乐索性把面具撕了,瞪着孙哲平说:“孙哲平,你这坏脾气要改一改,不然别人都跟着遭殃。”

 

可他眼中笑意余韵未消,这一瞪着实没有威力,孙哲平也跟着把自己的面具也除了下来,说:“坏不坏就这样了。一把年纪,改不了。”

 

说完站起身来伸出手,要把张佳乐拉起来。张佳乐不愿他的手用劲,自行站起来后瞄了一眼他的手,说:“行了,随你吧。你拿定的主意,别人能劝?天亮我们去微草堂。听说王华佗正好在,我们找他看你的手去。”

 

孙哲平瞥他一眼:“你吓唬他的徒弟来找我,没看好,这会儿说要去找他,你拿什么给他做诊金?”

 

张佳乐反问他:“当初你又拿的什么做诊金让他看我?你能给的,莫非我就给不了?”

 

“给不了。”孙哲平回答得特别干脆。

 

张佳乐简直要被气笑了:“三年不见,越来越不说人话了。”

 

孙哲平不气不恼,眉头都不动一下:“已经说过了,改不了。”

 

张佳乐嘴上说着三年没见,可一个字也不问孙哲平这几年来人在何方,又如何到的石城,就连怎么受伤依然一字不提,对孙哲平说话的语气和神气,全好似两个人因什么杂事分开了半个时辰,待杂事一毕,自然而然重相聚首再叙前言,他们分别的时间是如此之短,连告别时留在几案上的茶水都还是温热的。

 

那些血海深仇、污名伤病、蛰伏求生全未有过,从未有过。

 

张佳乐与孙哲平相知,与孙哲平分离,又终于再会。

 

孙哲平亦是如此。

 

他们迅速而默契地绝口不提往事的枝叶藤蔓,甚至之前从石城一路到京城那一番做作的“不相识”也被理直气壮地掠了过去,只剩下两相坦荡的当下。张佳乐又瞪了一眼孙哲平,固执地重复:“明天我们去见王杰希。”

 

孙哲平看着他瞪向自己的眼睛,并不如何凶狠;而因为执着而紧紧抿着的嘴唇却没有任何颜色,他点点头:“去。”

 

说完也不待张佳乐松一口气缓和一下神色,孙哲平又说:“去了你就死心了。不再记挂他家的通泉草了。”

 

张佳乐恨得想把猎寻再掏出来,把面前人的头发全剃光,然后一脚踢去什么伽蓝,让他体会一下什么叫青灯古佛、死心塌地——哦,在此之前先体会一下头顶风凉、四面来风也是好的。

 

但他还没来得及把心头闪过的这个无伤大雅但是淘气之际的念头付诸实际,坐在他对面的孙哲平倒是先有了动作:他摸出随身的匕首,二话不说把还在满脑子胡闹念头的张佳乐垂在前襟的头发割了一缕下来,然后对着因为过于震惊而失去了言语的张佳乐笑一笑:“头发也是能乱剃的吗。问也不问我。”

 

张佳乐一张脸涨得通红,嘴唇哆嗦半天,到底也只说了一句:“……孙哲平!”

 

他觉得这人简直不可理喻之余,又微妙地觉得此地真是不能再呆了。气呼呼地吼了对方一句,见对方一脸镇定神色,更是气得话也说不出来,干脆头一别,摔门走了。

 

守在门外的下人听里面细细说了好一阵的话,忽然声音就高了,接着一个从来没见过的俊秀郎君满脸通红、咬牙切齿地冲出来,摔得竹帘劈里啪啦一阵乱响,他一只脚趿着鞋,一只脚光裸着,这些也都管不得了,一出来看也不看围得远远的众人,头也不回地直接回自己房间去了。

 

好在蓝雨阁诸人看多了各色奇景,早已处变不惊,对连平素一只蚊蝇都等闲飞不进来的蓝雨阁怎么就大变了个活人出来也没太大的讶异,只互相看了看,就又分成两拨,一拨去找张佳乐服侍他重新梳洗,另一拨则是掀帘入室,轻车熟路又悄无声息地把那汪了一地的水和地板上的零星散落的白头发一并清理了。

 

至于多出来的另一个崭新的大活人嘛,反正一个和一双,好像也没好大区别。

 

张佳乐憋了一肚子的火回到自己屋里,待又一番梳洗更衣事罢,好不容易心头那一股排解不开的无名火退了点,可等到擦干头发要盘髻时,总觉得额前多出来的那一缕碎发很是碍事,又甚是不雅,再一想这事的始作俑者,牙齿和拳头都开始咯咯作响。这时,门外忽然传来蓝河的声音:“孙郎君可歇息好了?大郎君想请您去叙话。”

 

一听到喻文州来找,张佳乐走过去掀开门帘,蓝河乍一见一张从未见过的面孔,整个人都一愣,只听那人开口:“可是少天醒了?”

 

被问到这个,蓝河的眼睛亮了亮,神情也见欢喜,又听见声音依然是孙千华的,便答道:“一个时辰前醒了,略进了些汤水,又睡熟了。大郎君照料好他,差我来请贵客。”

 

张佳乐点头:“那就有请蓝郎君带路。”

 

蓝河这时定下神来,又笑,露出雪白的牙齿:“叫蓝河就使得。这边请。大郎君也请了夏郎君,只等他了。”

 

话音刚落,张佳乐还来不及说一句“不管他”,孙哲平推门出来:“不必等了。你引路吧。”

 

这一次的路程又与上一次不同,张佳乐因之前削了孙哲平的白头又被孙哲平削了头发,不想与他说话,就同蓝河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话:“蓝河你是蓝国人?”

 

“正是。不过自我爷娘一辈全家都迁去了凉州,我也生在凉州。”

 

“只听你口音,还以为你是京城人呢。”

 

“我在凉州投军时先是在十九郎军中,后又去了大郎君帐下,如今在京都生活了这些年,口音确实全变了。”

 

张佳乐感觉到孙哲平在听完蓝河这番话后朝自己投过了目光,一股肃杀之气也油然而生——不同于张佳乐,他对喻文州和黄少天的身份知之甚少,一听“军中”二字,自然而然起了极大的戒备,浑身的杀气,几乎就要掩不住了。

 

张佳乐有心多问蓝河几句如今蓝雨阁的底细,就在经过一道走廊要拐弯时刻意放慢了脚步,轻轻按了一下孙哲平的手背,示意他少安毋躁,这才又赶上步子接过话:“原来如此。不瞒蓝河,我以前也来过蓝雨阁,从未想到还有这样的洞天。难怪少天赶回来的路上也不说回家,只要我们送他回这里养伤。”

 

蓝河闻言回头看了张佳乐一眼:“自大郎君和十九郎买下蓝雨阁,这就是他们的家,也是我等的家,回蓝雨又怎么不是回家?”

 

这话说得理所当然,张佳乐一静,点头道:“是了,少天在途中发热,翻来覆去喊蓝雨,原来是在喊家。”

 

蓝河脚步一滞:“……十九郎这一受伤,我们都心急如焚,又蒙二位大义送他回来,我们也都感激得很。阁内诸人尽心服侍二位郎君,无不是出于本心,不是真想给二位找不自在,还望体谅。”

 

轻声说到这里他停住脚步,站定在一扇门前,恭敬地说:“大郎君,客人请到了。”

 

通禀后门扉轻响,却是喻文州下堂来亲自开的门。待孙张二人入内,蓝河并没有跟进去,而是在他们身后合上了门,又故意没有藏起脚步声地走远了。

 

宾主各自入座之前喻文州别的都不说,甚至不惊讶于二人容貌的变化,先对张佳乐与孙哲平作了一揖:“少天还在病中,我先替他谢过二位搭救。”

 

说完又一个深揖,低声而郑重地又说:“二位大恩,文州铭感五内,不敢言谢。”

 

这才落了座。落座后喻文州瞥了一眼张佳乐的额发,视线最终还是落在孙哲平的手上:“二位既然到了京城,若无其他要紧事项,不妨先安心住下,一来夏兄可以安心养伤,二来我们也好尽一尽地主之谊。”

 

“不必。”孙哲平摇头,“你那兄弟既然平安送到,我明日就可动身了。”

 

张佳乐坐在他左侧,闻言立刻转过头去看孙哲平,可这边还没轮到他开口,喻文州又慢条斯理地接下了话:“按理说夏兄要走,我也不便相留,但不知八月十八日那天晚上,夏兄可有在石城的江边练剑么?”

 

不知为何,张佳乐一瞬间只觉得脊背都凉了,直直盯着喻文州;孙哲平的声音又在耳旁响起:“是在。”

 

喻文州点头:“那我就是没认错了。我虽然眼拙,但也能看出夏兄的手伤不轻,正好明日为少天看外伤的大夫要来蓝雨,不如再多留一日,一并看过……”

 

孙哲平冷淡地打断他:“陈伤,看不好,不必了。”

 

喻文州听出他语气中的戒备甚至是敌意,并不以为忤:“我已遣人问过楼冠宁,夏兄的手一直流血不止,这与少天的伤势相近,或许真有相通之处。何况千华自那日在江边偶遇夏兄,见你手上受伤……”

 

“喻东家!”

 

一连被客人打断两次,喻文州依然涵养不减,只是这次他看了看张佳乐的神色,朝他微微一点头,还是把话题收住了:“我不敢勉强夏兄,但人同此心,谁忍见到亲人至交久病?不知道千华以为呢?”

 

张佳乐被喻文州说到十八日那日的旧事,一时间心病发作,也不知是恼火多些,还是其他情绪多些,嘴唇哆嗦了一下,来了一句:“能一样吗,谁和你们人同此心……”

 

说完立刻觉得失言,撇了撇嘴,勉强收拾好情绪说:“我们打算明天去微草堂问诊,微草堂出武林最好的大夫,少天又是被江湖中的第一名剑所伤,喻东家若是信得过我们,不如带少天同去?”

 

喻文州略一斟酌:“少天不便出行,那微草堂的大夫不知可愿上门诊断?”

 

张佳乐想了一想:“王杰希的脾气,倒是不好说。不如这样,我先陪同……夏兄看完手伤,再问问他是否登门看诊?”

 

喻文州点头:“也可。”

 

这事说完三人都短暂地沉默了片刻,后来还是喻文州又起了话头:“我与夏兄虽然之前在石城远远见过,但今日才算正式相识。我察觉夏兄似乎对我等颇有些戒备,虽不知缘出何处,但少天和我从来觉得,与人结交的深浅,看的是本性与脾气相合与否,其他外物,实无足道。”

 

他望向孙哲平,孙哲平听完后,一笑,点头,却去看张佳乐:“正是。”

 

喻文州微笑:“幸得夏兄首肯,我就厚颜相邀一次——还请二位在我蓝雨多住上几日,至少等少天稍好,你们也从这一路劳累中歇息过来,再言远行且不迟。少天早些时候醒来,听说你们送他到了蓝雨却还没走,很是欢喜,千华与少天既然投缘,绝无不辞而别的道理吧?”

 

言罢又补上一句:“昔日鲍参军有言,‘人生苦多欢乐少,意气敷腴在盛年’,我素来只敢苟同半句,不过一朝一夕的缘分,还是多珍惜得好。”

 

听到这两句诗,张佳乐略略恍惚了一阵,再回过神来时,头已经点完了。

 

喻文州见张佳乐已然点头,孙哲平的神情也缓和下来,便不再多说,命下人引他二人回房歇息,自己则又回到黄少天身旁继续守夜。回去的路上孙哲平一直沉着脸若有所思,张佳乐知他心中所想,但一直等到下人引他们到了房间门口又退下,才跟着孙哲平走进了客房,说:“他们几个月前在青州开了爿酒铺,这你已经知道了,石城你去送信那阵,楼郎君同我略说了少天的来历,那时也不知道真假,后来在过来的路上,少天醒来一次,我问他,他也认了。”

 

他就把“夜雨声烦”这一节简明扼要地讲给了孙哲平知道。讲完后说:“现在我们在人家的地头上,还是少说得好,明天反正要去找王杰希,路上再细说。”

 

其实需要细说的事又何止这一件,但千头万绪之下,似乎只有这件是能细细说从头的。定好第二日出门的时间后张佳乐回到自己房间,睡前照例检查一遍全套的暗器,又检查了一次猎寻,这一下才发现,原来早些时候不曾留意,竟有一丝白发缠在了刀柄之上。

 

之前没留意到这茬也未觉得,如今一看这头发,张佳乐心想难怪自己手腕在痒,原来是这一条漏网之鱼。他捻了头发在指间,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现在就送回去呢还是等到明天再说,不知不觉愣愣出神良久,想得人都困了,还是觉得应该明天再说,又怕那根头发不小心给自己捏断了,特意又缠回猎寻上,仔细绑好,这才睡了。

 

这一觉依然睡得安稳,就是到了第二天醒来时,蓝雨服侍的下人又多了张生面孔,说是大郎君吩咐专程来给孙家郎君梳头发的,一定能把这一缕碎头发给梳进发髻里什么痕迹都看不出来。

 

张佳乐一听她这么说当即面红耳赤起来,心想这喻文州怎么连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都不肯放过,纠结了一下到底是顶着这头发出去见人还是让外人给自己梳头更丢人些——须知这事自他进了百花,就再没外人做过了——后来还是觉得前者丢人,一时之间,更觉得隔壁的罪魁祸首可恶了。

 

他生得好,面目又和善,坐在镜子前僵得像块石头,那服侍的下人四五十岁年纪,察言观色之余,只当他不惯如此,就一面梳头一面说:“小郎君安心,老身一定把您这头发给打理服帖了。只是日后再要送小娘子头发,还是别从前面割的好,要割就割这一缕。”

 

还专门揪出来一缕给他看。

 

张佳乐有口辩不得,一想到当时情景,真是气得半死,忍到头发梳好,当即不客气地推开孙哲平的房门,对他说:“孙哲平你这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头发连着魂魄,是能乱割的吗!平白让我遭人取笑,快还来!”

 

孙哲平正在更衣,张佳乐这一冲进来,他束衣带的动作一听,盯着他片刻:“割掉了怎么还?还能再接回去?我的头发不是你剃的?你先还来。”

 

“白头发留着做什么!”

 

张佳乐犹在气头上,说是这么说,但听到孙哲平讨要头发,第一反应就是昨天留在自己身边的那一根白发,当即把猎寻抽出来,要把头发解下来还了。

 

但真的把这根头发交到孙哲平手中,张佳乐猛地一愣,反应过来昨天那真是千丝万缕都剔掉了,如今还这一丝回去,叫个什么事?这一节他一下子没想明白,不仅不明白,简直都糊涂了,但又依稀觉得不愿意想,抬头瞪着孙哲平说:“还你了。我头发还来。”

 

“扔了。”

 

“……”

 

“我那些头发不是也被蓝雨的下人全扔了。”他理所当然地说。

 

张佳乐真是气得无法,咬牙切齿正要和他再理论,耳旁忽然就听见一片乱杂杂的声音,两个人当即停下这全没道理又似乎都不想听的琐碎争执,飞快地对望了一眼,就一前一后地潜到窗边,朝窗下的院子望去。


评论(12)
热度(158)
©拖拉J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