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JI

上一篇 下一篇

[任平生番外] 吴钩 全

PG版本


 

黄少天回到关内时,隐隐听到琵琶声。

 

他刚结束一场夜袭,下半夜的白霜却经不住奔驰的骏马和儿郎们大战后的沸沸血气,但轻甲和兵刃上的血迹早已凝住了。他翻身下马,拿下咬在唇舌间的匕首,呼出的白气仿佛瞬间都能在眼前凝固作一团。随行的亲兵见他不说话,正有些诧异,就见他解了头盔,连同马鞭一并抛到亲兵怀里:“你们去罢,不必等我。”

 

话音刚落,人已经在夜色里三五步赶上了城墙。

 

战事吃紧,守关的将士早已习惯了彻夜不眠,远远望去,一个个好像被铁水铸过一样。听到有人疾步上城来,早已有哨兵警醒地低声喝问:“号令!”

 

这一夜黄少天奔袭了数百里,天还没黑早已出了关,哪里知道今晚的号令,正在想前一夜的号令,哨兵已然看清他的脸,严峻的神色顿时一松:“哦,是十九啊。今夜又杀了几个?”

 

黄少天的心思却在找琵琶声的来源上,问:“越国公是不是在城墙上?”

 

军士似乎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说的是并不是三个月前死在阵前的前主帅。他点点头:“在西南角上。”

 

“一个人?”

 

“不让人跟着。”

 

黄少天点点头,转身就走,走了两步转回来:“多余的袄子有没有,先借我一件用用?”

 

“有件没怎么用过的,喏,你先拿去。”

 

自从军中陡然失了主帅,上下号令不齐,数战不利,大军不得不退回关内暂作周旋,天一日冷过一日,八月刚过,雪已经下了好几场,眼看战事势必要胶着一冬了。

 

黄少天悄无声息地走在城墙上,卫兵们见到他上城墙来,知道必是来找喻文州的,也就不多问,继续值夜巡逻,由着他一路直往东南角去了。

 

走近之后琵琶声果然更清晰了些,泠泠切切,在这无星无月又落了重霜的夜里,虽然说不上不祥,却也实在有些清冷凄楚——三军为主帅和阵亡军士守丧,整个凉州城都禁了伎乐,此时还敢拨弦的,也只做一人想了。

 

他刚一走近,琵琶声就停了。隔着霜气黄少天看见喻文州的背影,别的都先不急着说,先把袄子给他搭上,又在他身边坐下,听喻文州说:“回来得比我算得要早。“

 

他笑了笑:“这见鬼的天气,再不回来冻也冻死了,事情办完赶快回来拉倒。哥哥,你胳膊上的箭伤还没好,不能受寒。想弹琵琶,回屋里弹就是了。”

 

喻文州笑了一下:“我这已然是违了军令,只能躲在没有人的地方。弹得不好,胡乱拨一拨弦罢了。”说完手中的拨子轻轻划过琴弦,冰泉般的声响顿时把他二人笼住了。

 

这琵琶是喻文州的父亲留下的遗物,黄少天还记得他们少年还在京城时,姑父带着他们去两市玩耍,兴致来了,便抱着琵琶当街弹奏,观者如潮,掌声如雷,全不知弹奏者是一品国公。后来他们到了凉州,什么都变了,连琵琶声都听得少了。

 

旧物换了新主人,大概也是有灵,并不服帖,而喻文州本来也意不在此,勉强弹完一支曲子,又放下了:“其实是睡不着,出来走走。看它挂在墙上,许久也没用过,就顺手带出来了。糟蹋了。”

 

黄少天摇摇头,说:“是很久没听了,挺想念的。”便接过琵琶,也拨了几下,他从小就没心思记曲子,也就只能拨两下,别的都不记得了。

 

拨完了又把琵琶还给喻文州,挨着他坐得更近些,像是迫不及待地要把自己身上的暖意分给他一些:“这一次的夜袭好痛快。放了火,杀了马,可恨天气太差,不敢放箭。但追我们的人全教我们杀光了,我们却毫发无损——哥哥,他们兵马娴熟,又是有备而来,硬碰硬要不得,可恨那些蠢人,趁着姑父不在了,又天高皇帝远,欺上瞒下,欺负你,阴奉阳违地对着干,不是你的错。输了就输了,我们再赢回来。总会赢回来!”

 

他越说越快,眼睛也亮了起来,连着茫茫的夜色都盖不住了。一边说,一边手也不自觉地握住了喻文州的手。黄少天滚烫的双手熨着喻文州因久坐而冰冷的双手,刺得两个人都哆嗦了一下,但很快又被更牢地抓住了。

 

喻文州看着他,很轻地笑了一下。当年父亲离开京城携家带口来到凉州赴任,一路北上的烟尘之中,不知何时起,黄少天竟然追了上来。他还记得当时他骑着一匹不怎么像话的马,满脸的固执和急切,追上之后被吓得花容失色的母亲抱进车里来,话也来不及说,就牵着自己的衣袍一角,疲惫之极地睡着了。

 

睡醒之后无论如何不肯离开,追得袍子原来的颜色都几乎看不出了,但也是这样,紧紧的抓着他的手,那时他正发着烧,手也是滚烫的。

 

后来他们都理所当然地在军中长大,又理所当然地投了军——先是隐姓埋名,但无论在什么地方,只要摆脱了出身这一层无谓的枷锁,黄少天的才华永远是无可遮掩。他习武,勤练马术,有了冰雨,投身前线,少年成名,就算是知道了他真实的身份,大家还是叫他一声十九,又都心甘情愿地服膺着他,崇拜着他,也信赖着他。

 

黄少天在疆场厮杀,一点点地建立起功勋,喻文州却默默地、静悄悄地留守在后方,先是文吏,再做到参军,很长一段时间里,没人知道他是越国公的嫡子,而就算是偶尔有人无意知道,至少在知道的那个瞬间,都很难掩饰住惊讶的神情。

 

喻文州不是没有听人私下议论过,越国公的儿子,若是是十九郎就好了。这话后来甚至传到他的父母耳中,那时他的幼弟刚刚出生,当时父亲说什么来着?

 

我本来就是有三个儿子啊。

 

不错,黄少天本就是喻文州没有血缘的兄弟。自从相识,就再没什么能分开他们。

 

关外的风沙催着人成长,仿佛一眨眼工夫,他们就从少年长到青年,黄少天愈发光芒耀眼,喻文州只管悄无声息。

 

直到三个月前的那一天。

 

大军全线深入,却突遇暴烈风沙,他们的父亲战死在疆场上,黄少天替他挡了当胸的一枪,却没有避过穿颅的一箭。主帅身亡,全军溃败,是右肩中箭的喻文州收拾起这涣散哀戚的残军,折返回了大营。

 

接下来的一切疾如飘风:喻文州袭爵,领了军职,许多人前一日还是他的长辈和上司,转眼就成了同僚和下属。

 

但坐在大帐里诸将军议事时,喻文州知道,很多人心里想的也许还是,越国公的儿子,若是黄少天就好了。

 

喻文州也想,黄少天就是他喻文州的兄弟,这可太好了。

 

也许是他沉默的时间过于久了,引得黄少天担忧了起来:“哥哥。”

 

他叫他,直到两人的目光又对上,又去轻轻摸他的肩膀:“是不是肩膀的伤口又发作了?”

 

喻文州几乎是下意识地让了一让,可是以他的身手,根本不可能避开黄少天。便由他的手指隔着一层袄子一层衣袍轻轻拂过,如同心尖都被跟着拂了一下。他摇摇头,又点点头:“少天说得对。再赢回来就是。”

 

“那是,姑父没做完的事情,他们以为你做不了的事情,我们一起做完他。”黄少天看着他笑了,终于也跟着又笑起来。

 

喻文州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然后两个人一起站起来。北方来的朔风铺天盖地地向他们吹来,远方是无穷无尽的黑夜,关外那寒冷的、漫长的冬天即将到来,他们如同种得太近而最终再分不得你我的树木那样依靠在一起,又如同两把新铸好的剑,对着彼此无声地瑟瑟鸣动。喻文州不知道死亡和战事何时会过去,也不知道恐惧和哀伤如何能忘却——也许都不能,也许永不能,但是他知道的是,它们必将过去,如同冬季之后必然是春天,无论冬天多长而春天多短;更知道,无论是他自己,抑或是黄少天,既然已经投身这铁与血的洪流之中,那么终其一生,无论生死,他们都不会分离。

 


评论(12)
热度(193)
©拖拉J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