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JI

上一篇 下一篇

[任平生番外] 长乐 一

CP:且看着吧……除了前文提到的,皆心证。


过了立春,京城的春意就一天盛于一天了。张佳乐到京城时,城外柳色新绿,城里的杏花却是感应人气,已经绽开在枝头。这样的景色叫刚从北疆游历一番回来的张佳乐欢喜,临时变更了只在京城吃顿饭歇歇脚便打马南下的打算,拉着孙哲平一道往东市蓝雨阁访故去了。

 

竟扑了个空。

 

好在蓝雨诸人与他们熟稔,当下奉了茶水,又把蓝河从后阁请到前楼与二人相会。见到张佳乐和孙哲平,蓝河也是欢喜,双双见了礼后并未隐瞒喻黄的行踪:“大郎君与十九郎这些天都在永昌坊。二位要是别无他事,且不妨在蓝雨歇息歇息,我等这就去通传。大郎君与十九郎倘若知道你们上京,定然十分欢喜。”

 

张佳乐一口气喝了一大盏茶,心满意足抹一把嘴,一挥手笑道:“不必麻烦。我们去一趟就是。永昌坊何处?”

 

“西北角的光明寺。”蓝河察觉张佳乐闻言后略有些意外,顿了一顿,又补充道,“若是入坊内一时寻不到,张郎君可以问路人故长乐公主府,兴许知道的人多些。”

 

听到后半句,孙哲平便意会到这座寺庙多半是喻文州生母生前的旧宅。他看了一眼张佳乐,后者正好也在看他,目光一触后张佳乐点点头:“知道了。我们这就去。”

 

蓝河见二人面上都有奔波风尘之色,不禁问:“可要稍加梳洗、用些酒饭才去?大郎君镇日都在寺中,也不急在这一刻。”

 

张佳乐笑着摇摇头:“会故友,总是能早一刻是一刻。还是见过了再说。”

 

孙哲平也说:“我们的马且留在这里,劳烦蓝河关照。”

 

说完也不等蓝河再问一句是否要备车,人已经双双离开了蓝雨阁。

 

京城富贵人家舍宅院为佛寺或道观是京中旧俗,孙哲平长于京师,自然不会不知。但无论是他还是张佳乐,在往日与喻文州和黄少天的交往中,从不知这二人中有谁笃信佛法,于是在过去的路上,难免就此起了一席闲谈。他二人脚程都快,谈不了几句,人已经站在了光明寺的屋檐之下。

 

虽然已经改为寺院,却不难看出之前这必是一处极阔大气派的宅院。此时寺院看不到僧人,亦闻不到香火气,往来之人泥水工匠居多,显然还有些工程未完,至今尚未有僧人进驻。张佳乐也懒得等人通传,拉着孙哲平,趁着门房不备,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进去了。

 

高墙之内果然别有洞天。张佳乐进去之后随手扯过一个匠人,问主人家在哪里,没想到一问三不知,连问了个几个都是如此,心中正蹊跷,早前没做声的孙哲平这时不紧不慢地发问:“这寺庙里,眼下最热闹的是哪里?”

 

这一问直问得张佳乐有些忍俊不禁,但这一问真的有了答复:“工人都散在各处修缮庙宇,要说热闹,这些天有匠作在塑金身起佛像,大伙儿闲暇时总会过去看看。喏,你们沿着东边的长廊走过去,走到大殿外自然就会看见了。”

 

正如工匠所说,此时殿外稀稀落落聚了一圈人,居中一人正在劈木材,大概是准备雕刻佛像,浓郁的檀香气味远远地就弥漫开来。

 

张佳乐早已看见喻文州和黄少天并不在围观的人群中,他对木工无甚兴趣,只随意掠过一两眼,可是这一两眼掠过之后,他不仅停下了步伐,端详起那劈木材的匠人来。

 

工匠背对着他们,看不见五官,但身材匀长,简简单单劈木的动作,由他做来别有章法。张佳乐耳力目力甚强,几丈之外的闲人交谈声都逃不过他,眼下却听不到一丁点斧头劈开木材的声响,仿佛那人手中正在料理的并不是昂贵的香木,而仅仅是街坊中寻常可见的一块豆腐。

 

他正看得出神,孙哲平也轻声开了口,语气中颇有赞许之意:“好功夫。”

 

张佳乐点头:“京中能人辈出,也不知道又是哪里来的佛爷借道京师了。我看不出他的师承。”

 

孙哲平却不接话,又看了一会儿,说:“且走近些看。”

 

“也好。”

 

两人一前一后混入围观的人群,不动声色地打量起工匠。走近之后,张佳乐不由一乐,眼前所见不仅称得上赏心悦目,简直还当得起色香俱全了——

 

这工匠年纪不大,生得端正相貌,刀凿规矩在他手中一如活物,被刨下的木片花雨般四散,用不了多久,菩萨的轮廓已然隐约显现在众人眼前,尽管细部尚全部欠奉,但已有遮挡不住的鲜活神韵喷薄而出。在檀香的笼罩下,真可说得上有几分仙气了。

 

围观者中早有惊叹声响起,夹杂着窃窃私语,工匠中有信佛的,已然俯身拜倒,喃喃诵读起经文。场面一时间又是庄严又是有趣,张佳乐在一旁看得分明:那年轻的工匠自始至终未有过一丝分神,一切喧哗惊叹赞美,对于此时的他来说,仿若皆是虚无。

 

这样的镇定和专注让张佳乐忍不住略一挑眉:此人举手投足间毫无掩饰自身功夫之意,而有这等功夫之人,绝不可能仅仅是一名专职雕刻佛像的匠作,就是不知道此时出现在此地,是否别有一番深意了。

 

念及此,张佳乐找到黄少天的念头也就更强烈了起来。他正想拉人再问一问,眼底余光恰恰瞥见大殿台阶上站了个人,而且,正在兴高采烈地朝他招手。

 

张佳乐一笑:这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了。

 

他们距上一次相聚已经过去一年多,而这次张佳乐和孙哲平的来访全无征兆,更是在故人相逢的畅快之外多出三分惊喜。黄少天一与张佳乐对上视线,当下快步下台阶,朝他们奔来:“我说这几天怎么两只眼皮乱跳,原来是老朋友来了。几时到的?水路旱路?准备待上几天?哎,这次可不能说走就走,无论如何也要让我们好好再做一次东道,至少住上一阵过了上巳再动身也不迟。”

 

一边说,一边一手携起一个,返身拖着二人往大殿方向走,走了几步黄少天按捺不住欢喜,扬起嘴角,笑弯了眉眼喊道:“文州,喻文州!看看是谁来了。”



评论(22)
热度(193)
  1. xss6623818xss拖拉JI 转载了此文字
©拖拉JI | Powered by LOFTER